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今日成都
一眼三千年 来看成都的黄金美瞳
浏览:    来源:成都商报   发布日期:2019-06-06 10:26

开栏语

6月8日,是一年一度的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今年遗产日文博活动主题是“保护革命文物 传承红色基因”,口号是“确认过眼神 我是文物守护人”;非遗活动主题为“非遗保护,中国实践”,倡导“见人见物见生活”。

成都,有哪些馆藏国宝级文物?它们,经历了怎样的前世今生?

今日起,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文体频道特别策划“文化和自然遗产日,解密成都镇馆之宝”系列报道,受文体频道特邀,成都武侯祠博物馆馆长谢辉、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馆长刘洪、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朱章义、成都博物馆馆长李明斌、成都永陵博物馆馆长彭建平等馆长、四川博物院副院长谢志成,将首次集结于此,为你揭开镇馆之宝的神秘面纱。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将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特约讲解员”的身份,讲述他们守护这些“潜伏”在成都各个博物馆内的国宝传奇。

由各馆长组成的特约讲解员 今起陆续揭开镇馆之宝的神秘面纱

11

“太阳神鸟”金箔(右)与黄金面具

第一站:金沙遗址博物馆

镇馆之宝:太阳神鸟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特约讲解员: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 朱章义

金沙遗址是二十一世纪中国第一项重大的考古发现,遗址分布范围约5平方公里,是公元前12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长江上游古代文明中心——古蜀王国的都邑。遗址出土了世界上同一时期遗址中最为密集的象牙、数量最为丰富的金器和玉器。这一遗址的发现,对研究古蜀文明发展演进历程有着重大意义,特别是为破解三星堆文明突然消亡之谜提供了有力证据。它是四川成都城市史的开端,把成都城市史提前到了3000年前。 走入陈列馆“千载遗珍”展厅,正中央陈列着金沙遗址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太阳神鸟“金箔。

然而,太阳神鸟有什么象征?此外,入选“镇馆之宝F4”的另外三件国宝文物又是什么?背后都有哪些传奇故事?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特约讲解员——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朱章义,为你揭开金沙遗址镇馆之宝的神秘面纱!

太阳神鸟

神秘和精致的黄金“美瞳”

2001年2月25日,在位于成都市区西北金沙村的考古工地上,一块直径约10厘米的小泥块引起了现场考古学家的注意,在这个不起眼的泥土中不经意地露出了一个小金角,阳光下显得尤其耀眼,考古学家们用竹片和油漆刷小心翼翼地剥落了泥块外层的松土,泥块包裹的金块终于全部清理出来,已被揉成一团,不能辨识器型。随后经过文物保护人员进一步的清理工作及药水浸泡后,工作人员用镊子轻轻地展开金箔,它终于露出了“真容”。

金箔外轮廓为圆形,图案可分为内外两层,均采用镂空的方式来表现。内层图案为等距分布的十二芒太阳纹;外层图案由四只等距分布相同的鸟构成。这很容易使人联想到神话传说中的太阳和神鸟,因此,考古学家们将其定名为“太阳神鸟”金箔。经测量该金箔重20克,外径12.5厘米,内径5.29厘米,厚0.02厘米,其含金量高达94.2%,为金沙遗址出土金器中含金量最高。

从“太阳神鸟”金箔残留的痕迹分析,至少采用了热锻、锤揲、剪切、打磨、镂空等多种工艺。如此薄的金箔不能作为单独器物来使用,应是贴附于其他质地器物(很可能是红色的漆器)上作为装饰。但遗憾的是,出土文物中尚未发现有此类器物,至今,考古学家们对“太阳神鸟”金箔的用途仍无法解答。精美绝伦的“太阳神鸟”金箔构图严谨、线条流畅、极富韵律,充满强烈的动感,四只展翅飞翔的神鸟围绕着太阳生生不息、循环往复的飞翔,寓意深远,它不仅是古代人民深邃的哲学宗教思想、丰富的想象力的体现,更是非凡的艺术创造力和精湛工艺水平的完美结合,是古蜀黄金工艺辉煌成就的代表。在今天的人们看来,“太阳神鸟”金箔仍是一件极为精美的艺术品。

2005年8月16日,“太阳神鸟”金箔图案从1600余件候选图案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它以其神秘和精致,展示了古蜀人的智慧与魅力。

黄金面具

面具下藏着什么神秘?

展厅中还有一件金器非常引人注目,这是一件宽19.5厘米、高11厘米、厚0.04厘米的黄金面具。面相近方形,额齐平,长刀形眉凸起,大立眼,鼻子高挺,嘴巴微张呈狭长方形,耳朵外展,上宽下窄,耳垂各有一孔,下颌齐平略向内折。面具造型立体丰满,表情威严,闪耀夺目。这是目前国内发现的同时期形体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金面具。该面具与广汉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人头像、青铜人面具在造型风格上基本一致,证明金沙遗址与三星堆遗址有着紧密的承袭关系。

13

十节玉琮

十节玉琮

三千年前的“进口产品”

目前,金沙遗址已出土玉琮27件,可以说是目前国内除良渚文化区域以外出土玉琮最多的一处,据悉“琮”是一种远古时期原始先民祭祀活动的用品。这件玉琮呈翠绿色,有9条细小的横槽将器身分为10节,从而使这件玉琮整个器表形成80个凸面,全器共40个人面纹。这件玉琮还有一处十分特别的地方,在琮的一面上端还刻画有一个人形符号,这是其他玉琮上比较少见的。人形头戴着长长的冠饰,双手平举,长袖飘逸,袖上还有羽毛形装饰,双脚叉开,仿佛正在舞蹈,这可能就是当时祭祀场面的再现。

这件十节玉琮的玉质和金沙其他玉器的玉质相比有显著的差别,在上海、苏州、嘉兴等地区出土的良渚文化玉器则可以见到有青绿色或湖绿色的。所以,无论从材质、形制、工艺还是纹饰方面进行分析,金沙遗址出土的这件十节玉琮都具有十分浓厚的良渚文化风格,是一件典型的良渚文化晚期的玉琮,也是一件名副其实的“进口产品”。

良渚文化的年代比金沙遗址早了至少一千年,对于金沙先民来说,它已经是一件“千年古董”了。

12

青铜立人

青铜立人像

有一份极其珍贵的神圣礼物

距今已经有3000多年的历史的这件青铜立人像为圆雕状,高度只有19厘米,重641克。金沙青铜立人像与这尊三星堆的大立人像对比可以发现,两尊铜像虽然高矮不同,但外形和动作都非常相似。金沙青铜立人像身材修长,脸形瘦削,眉弓凸起,椭圆形的眼睑深陷,大眼圆睁,耳朵较大,耳垂处有细小的穿孔。它头上戴环形帽圈,帽圈上的13道弧形芒状饰物犹如太阳的光芒。金沙青铜立人像脑后垂有发辫,腰间斜插一柄短杖。

虽然这尊金沙青铜立人像在地下埋了3000多年,表面锈迹斑斑,但仍然保存完好。金沙青铜立人像也是金沙遗址出土的工艺最好,也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件青铜器。当人们看到这两件铜立人像时,或许都不会不约而同地提出同一个问题,他们的手中握着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器物呢?至今,学术界也一直为这个问题争论不休。有人说是拿着迎接太阳的神树枝,有人说是两手各持有一个玉琮,有人说是珍贵的象牙,也有人说是拿着木制或竹制的法具神筒,还有人认为什么也没拿,双手的姿势可能是巫师做法时的一种手势。不论他们手中持有的是什么物件,那一定是一个献给神灵或祖先极其珍贵的神圣礼物。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陈谋

特约摄影 张艳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