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名胜古迹
湮没在弥牟镇的诸葛古迹
浏览: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日期:2018-12-19 15:16

 2EEE8EBA967672A88AE6BC828ADC52A5.jpg

八阵图遗址碑,上书中国历史未解之谜。

“ 功 盖 三 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虽说唐人杜甫在夔州(今属重庆)写过这样一首诗。但诸葛亮的“八阵图”,却不止夔门一处。在成都北约30公里的青白江弥牟镇,于六七十年前尚能见到一方约七八十亩的荒地,其间乱坟杂错,树蔓丛生。这就是民间说的,有别于夔州“水八阵”的“旱八阵”。


  我其实不太相信传说。但当我翻开陈寿的《三国志》,却发现《诸葛亮传》中,也有“亮,推演兵法,作八 阵 图 ”之 记载。 而成书于南北朝的《益州记》对八阵图的描述则更为详尽:“武侯演八阵者,在州北以八卦之爻定位,因地制形,尽得其妙。”


  互为佐证的是,明代大学者杨升庵也在其《新都八阵图记》中说:八阵图原为纵横8垒共64垒,每垒高数武,可容数人或数十人,外围土墙,并设4门。粗看似堆土组成之方阵,但随号令变化,垒与垒之间,或进或退,或分或合,可演化成多种阵形,以备偃杀、攻守之需。接着他还写道:“诸葛武侯之八阵图在蜀有二:一在川东夔州之白帝城;一在新都之弥牟镇,扼南下成都之冲要,俗称“旱八阵”!


  杨升庵又名杨慎,四川新都人,即成都人所崇拜的治学精严的杨状元也,他的话应该真实可信。可见,在如今弥牟镇旁那方用石栏围起来的“三国八阵图遗址”,就是当年诸葛亮为拱卫蜀汉京师益州(今成都)设下的重要防线了。


  后来我查阅《三国志》和青白江地方志资料等,基本上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弥牟镇境内的“八阵图”俗称旱八阵,始建于公元221年,占地95亩,是诸葛亮当年的“演兵场”。


  青白江另有文献资料记载,公元925年五代十国时,在今天弥牟古镇一带曾发生过一场大战,史称“弥牟决战”。后唐明宗长兴三年(932)董璋率其精锐部队偷袭成都周围得势,西川形势危急。五月初三董璋军发起攻击,孟知祥竭力抵御,双方在青白江区弥牟古镇、鸡纵桥一带展开决战,史称“弥牟决战”。孟知祥命张公铎率军迎敌,公铎所部士卒大呼杀敌,直扑董璋精锐部队。董军措手不及,自相践踏,死者数千人,主要将领80余人被俘,董璋仅带数骑逃走,残部7000多人投降。西川军转败为胜,东川军从此无力再战。双方十来万兵力在这里厮杀、拼命,丧命后全都被就地掩埋。


  时隔一千七百多年后的公元1926年,最初修筑川陕公路时,民工在这古战场遗址上曾挖出数以万计的累累白骨。后来在上世纪50和60年代,镇上搞基建时,又惊现数万具遗骨,那些尸骨,大都无头、断臂、缺腿……可以想见,当年那场大战的惨烈程度。


  前不久,我走近遗址进一家小茶馆,试图和一位老年茶客探究有关这处“古战场”的来龙去脉。邻桌一位太婆知道我的疑惑后,为证明“旱八阵”的神奇,还向我讲了另一段发生在清初的佚闻:


  雍正年间,果毅亲王——爱新觉罗·胤礼——入川途经此处,听了“旱八阵”的传说“甚为惊异,”便亲率卫士一队,试图穿阵而行。岂知这队不信邪的人马,入阵后竟个个意乱神迷,每遇一垒,都要蹒跚良久,方敢逾越。从未时至戌时,耗时六个小时尚未走出这片能够一眼望穿的荒地。气极败坏的胤礼,令亲兵掘开一垒,垒下竟有一碑,抬开石碑,碑下尚有陶缸一口,内盛菜油及半。接着又见碑上隐隐有字,辨之,乃隶书一行:某年某月某日,某某亲王到此,破我一阵,罚油千斤。



  缸高仅半人,焉能盛油千斤?亲王买油试之,居然千斤倾尽,缸尚未满。这位皇室子孙算是领教“旱八阵”之厉害了,忙“亲率众人,祷拜如仪,封垒叩忏而去!”——老太太说,她的祖上都一直是这样讲的。


  不过,三国时期距今时日太久远。这儿真的是不是诸葛亮的“旱八阵”?目前还是个谜。当地文管部门收藏的文献中,也很少有相关的明确记载。不过,活在当地老百姓口碑中的这些稗官野史,真真假假,倒也为成都北郊这片古老之地带来了不少神秘色彩,也为市民茶余饭后增加了不少有趣的谈资。申玉琢 文/图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