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名胜古迹
百年北园的前生今世
浏览:    来源: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9-08-01 10:03







梳理中国古典园林的发展脉络,最早的园林大约就是3000多年前周文王所筑的灵台、灵沼和灵囿;秦朝统一天下,始皇嬴政也在他的都城咸阳建造了皇家园林,那便是煊赫史册的上林苑。汉武帝在秦代上林苑原址上建起冠绝天下的园林,成都人司马相如的《上林赋》让我们还可以体味其中的盛大与繁华。元明清时期,园林发展更趋成熟。

川派园林是中国古典园林体系的主要流派之一,具有独特的魅力。成都建成已经有2300余年历史了,它和中国园林的历史几乎一样久远,许多历史细节存放在园林之中,依然鲜活如昨。青羊区更是川派园林聚集之地,位于西珠市街42号的北园,是成都现存唯一的民国时期私家花园,也是蜀派园林孤品。沉寂了多年的北园,经修缮后焕然一新,已对市民开放。

一座城市的园林史,也记录着城市的兴衰,是地方历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北园的对外开放,可探求文化特质,展现民风民俗,寻找流变中的城市脉搏,以温政,以存史,以浏览,以泽观,以为万象所鉴。

北园历史  规模堪比苏州留园

2005年,一位名叫塔玛拉·魏司的德国女士来到成都,此行是为寻找她的祖父弗瑞兹·魏司百年前在中国生活过的住所,并带来了大量珍贵的老照片,讲述了她祖父在成都的故事。

塔玛拉·魏司讲述的就是祖父在刘存厚公馆北园的往事。

1905年,德国人魏司来到成都,1911年正式担任德国驻成都领事,随后入住北园。在魏司夫妇留下的照片和日记中,也有关于北园的记录:这是一座典型的中式花园,简直就是一个艺术品。一座座小小的假山之间,间或穿插着浪漫的人工洞石和散步的小径。这些小径的尽头,通常是一个圆形的月门,穿过这道门,人们便可以欣赏一幅幅令人愉悦的景色:一个荷花池和凉亭。在这梦幻般的花园里,一年四季盛开着各式各样的鲜花。

此后几经波折,军阀刘存厚在此居住,北园成为刘存厚的私家花园。刘存厚公馆,一个闹市中的青砖木窗、檐木瓦顶、透空回廊、荷塘水池、古树蔽日的建筑,距离文殊坊不到一公里。建于民国初年,历经百岁,是成都现存的唯一民国私家花园,蜀派园林的最后代表,今人多称它为北园。北园中的建筑除刘存厚的公馆主建筑外,还有精美的照壁,大假山上木构亭子,民国风格青砖磴道长约60米,蜿蜒曲折,随山形而呈现长龙之形。经过估算,这座私家园林面积约有30亩地。几乎与天下第一私家园林苏州留园大小一样,比沧浪亭的面积大一倍。

随着时光流转,经历了民国战乱和成都大轰炸的洗礼,这座气派的私家园林也湮没在了高楼林里的丛林中,日渐残旧。

1959年,成都军区第一幼儿园在刘存厚公馆建园,私家园林北园也被直接称呼为刘存厚公馆,后幼儿园迁址。2003年,新加坡人沈观华与日本妻子植田麻纪租下刘存厚公馆,开办成都观华青年旅舍,在驴友中人气很高。租约到期后,公馆闲置,北园渐渐变成停车场。

去年年底,刘存厚公馆修缮完成后,一旁的北园正在封闭修缮中。记者了解到,此次修缮使北园焕然一新,从私家花园华丽转身,这也是百年以来,北园首次作为近现代公园对公众开放。

北园已对外开放,刘存厚公馆也会合理利用起来,青羊区将创新文物保护利用机制,在确保文物安全的前提下,做好刘存厚公馆合理利用工作,让文物活起来,将文物保护利用成果惠及人民群众,充分发挥文物资源的独特优势。

(青羊区地方志办公室供稿)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