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成都美食
喜欢夜晚消遣吃喝的成都人
浏览:    来源:四川美食网   发布日期:2019-05-15 09:55

都知道成都人爱夜晚,夜晚的悠闲、凉爽、朦胧和喧哗退去后的相对宁静,似乎更适合成都人平和闲散的性格。

旧时的成都,那些拉车的、做手艺活的,到了晚上,歇了工,就爱在街头巷尾找一小馆子,要上一两碟花生米、豆腐干之类,要有余钱,也会豪华一次,再切上一小盘猪尾巴或者猪鼻拱,然后二三两老白干,优哉游哉一夜。还有一些更穷的人,连这样的小馆子也没钱去,于是,也就有了更穷的、连这样的小馆子也开不起的人,在路边上架起煤炉子,一口铁锅,一两张小桌子,卖点卤菜、小面之类,也卖很低档的白干。昏黄的灯光下,穷寒也要悠闲的成都人,依然要从中品尝出生活的滋味。这种闲适、平和、自在,让许多有钱的、有文化的、有境界的,也觉得安逸。渐渐的,便有了一些象模象样的夜宵店,供那些有钱而又有闲的人们,享受千年古都的良辰美景。

现如今,有钱而且有闲的人们,大大多了起来。于是乎,昔日叫做“鬼饮食”的成都夜吃,自然就越发地红火,满城生香。

“冷啖杯”顾名思义,是冷菜冷酒。但是,夜里胃凉,全是冷秋八淡的东西,肯定不算爽快。聪明而极度好吃的成都人又在夜吃中为人们的胃口,搞上一碗好东西 ---炖蹄花。最先是在西御街和半边街的交接口子上,有一个大妈,把自己炖的猪蹄花,摆到口子上卖。大妈炖的蹄花,汤白肉火巴,加在里面的雪豆,炖得开花开朵,香浓的汤汁里,撒上香葱花,再加上自己做的家常剁椒豆瓣作蘸水碟子,叫人一坐下,就恨不得马上狼吞虎咽。后来,大妈买了部运锅碗瓢盆、桌椅板凳的面包车,里边摆张小桌子,吃客们幽默地叫它是“雅间”。这就是如今凡是成都人都知道的老妈蹄花。成都有名的馆子中,叫大妈老妈的特别多,老妈兔头,老妈火锅,张大妈串串香……成都人觉得这名字亲,所以,无论馆子开多大,有多气派红火,仍然大妈老妈地叫。

要说尽成都夜晚的好吃,三天三夜也摆不完。夜啤酒,几千人豪吃狂饮,完全就是美食的海洋。有专啃兔头的,有专吃麻辣烫的,有专剥龙虾的,有专嚼小烧烤的。卖夜蹄花的,满城几百家,卖冷啖杯的,满城几千家。有人说,成都人是吃饱了、吃安逸了才睡的。这么说,好像其他地方的人,都是饿着肚子睡觉。这种说法,肯定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人民不同意。不过,到过成都的人,吃过成都夜食的人,几乎没有不流连忘返。因为,浸润在成都夜吃生活中的,不仅是一种美食滋味的浪漫主义享受,更多的,更真切的,是成都人对于人生在世的痴迷,是成都人与生活的心心相印。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