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成都美食
鲜香味浓“缠丝兔”
浏览:    来源: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9-10-31 15:09

新都区新繁镇是我的第二故乡,1995年以前是县治所在地,我曾在那里上完小学和初中。今年国庆假期,专程去新繁东湖公园故地重游,与弟弟一起重温儿时旧梦。

占地只有30亩的新繁东湖来历却不小,为唐朝西川节度使、名宰相李德裕开凿。我国现在仅存两处唐代古典人文园林,新繁东湖就是其中之一。宋仁宗天圣五年(1027年),王安石的父亲王益任新繁县令时,还以东湖开放并蒂莲为祥瑞大事,专门写长诗《东湖瑞莲歌》以资纪念呢。

精巧玲珑的东湖公园,美得叫人心醉。为纪念古代先贤修建的“怀李堂”、“三贤堂”和“四费祠”,掩映在古柏贞楠中,荷塘曲水环护着楼台亭阁。

我和三弟在东湖公园里漫步,心里莫名其妙地生出一丝怅然。是追忆“小小少年”的我们当年初春爬上老城墙摘“狗蒂芽”(一种有清热解毒药用价值的野菜)的乐趣,还是想起盛夏钻入竹林抓“笋壳虫”、“丁丁猫”(蜻蜓)的顽劣?要不就是忆及深秋跳进干涸的荷塘里挖菱角和莲藕,抑或怀念隆冬用腊梅上的积雪打雪仗使身上散发的沁人心脾的那股幽香?好像是、又好像都不是。

三弟见我“三魂丢了两魂”的模样,就提议上街走走。刚出东湖公园,我的鼻子突然兴奋起来,眼睛随即紧密配合鼻子进行全方位扫描,呵,那一股其妙无比的卤水香气是从公园对面飘逸过来的!“知兄莫过弟”,我的举动自然难逃三弟洞察秋毫的目光,他露出理解的微笑:“走,咱们去买板鸭。”

位于东湖公园斜对面的一家板鸭店,朴实无华的装潢不像别的店铺那样张扬,两排板鸭挂在洁净的玻璃橱窗里,10米开外就能看见它们油润的身板泛出黄褐色的辉光。我知道,那是由于板鸭经过烟熏工序的缘故。川西坝子的人祖祖辈辈爱吃烟熏肉制品,板鸭经过烟熏火燎的几番历练,就顺利实现版本升级,原先那种膻臊气味被柏树枝桠、花生壳、木材锯末燃烧时产生的烟香味所取代,吃起来口感更好,保存期也更长。有人甚至由此大胆推测:古代蜀人与周口店山顶洞人有着久远的血缘关系。我虽然认为此说太过牵强,却拿不出证据反驳,只好“立此存照”,有待修行达到更高境界的“好吃嘴”去小心求证了。

我正想就近仔细欣赏板鸭的丰姿,视线突然被静卧玻璃橱窗一隅的卤制肉食吸引过去了——缠丝兔!

我一直替家兔抱不平,缘于有的老派成都人不屑吃兔,认为兔肉有“草气”。成都方言里的“草气”,既不是绿林好汉的草莽之气,也不是漫不经心的草率之气,是上不了美食神圣殿堂的婉约说法,其实这是对兔肉的最大误解。资料介绍——兔肉是“荤中之素”,瘦肉占95%以上,白质约占21%,多种氨基酸含量高于其他肉类。鲜兔肉含脂肪8%,含磷脂多而胆固醇少,钙含量较高,含有0.75%的碳水化合物肌纤维细嫩、消化率可达85%,以上指标都高于猪、牛、羊肉。总而言之,兔肉是幼儿、老人、病人、体弱者的理想肉食品。不但如此,兔肉富含的卵磷脂,对抑制血小板凝聚、保护血管壁、防止血栓和动脉硬化都有功效。卵磷脂中的胆碱,能改善人的记忆力,防止脑功能衰退……科学知识的普及,给兔肉平反昭雪,家兔在成都市民心目中的地位也就越来越高了。

在与店主的交谈中得知他姓徐名寿康,新繁人氏,开腌卤肉食品店多年。问及“生意如何”?答曰“将就”。继续跟店主攀谈,既不问宰杀剥皮、开膛破肚、食盐腌渍、风干烟熏等初级手段,也不问怎样炒糖色配制卤水,而是专门打听到底用了哪些香料。店主见我确实不像是打听烹饪秘籍的人,于是如数家珍般说开来——老蔻、排草、山奈、八角、茴香、草果、花椒、桂皮、大香、小香、胡椒……还有一些配料,店主不说,我也不好细问,事关商业秘密嘛。

“缠丝兔”给人以强烈的美学感染力——顺光的条件下看去,它那红润的身子精壮而不失丰腴,尤其是一双肌肉健硕的大腿,几乎可以跟好莱坞动作明星阿诺施瓦辛格媲美;换一个大逆光角度再看,那色泽虽然由于变得暗红而少了一丝青春活力,却显示出老成稳重的特质,有点儿久经考验的意思了。缠绕兔身盘旋而上的麻绳,有如痴情的青藤执著地攀缘壮实的大树。小心翼翼地解开麻绳,轻一点儿、再轻一点儿,千万不要惊醒“兔巴哥”的美梦,让它在自我陶醉中敞开心扉(虽然准确地说应该是“腹扉”,我却宁可犯下用词不当的低级错误,也不愿意颠覆无比优美的汉语)——藏匿于兔子腹腔中的除了花椒颗粒,竟然还有若干宜宾芽菜增香呢。

最惬意的是操刀斩兔的快感。此时用刀切不可优柔寡断,否则斩出的兔块就会大小不等且边沿毛糙,而应以果敢坚毅的气度准确无误地实施解构;装进菜盘之时最好实践“为君子讳”的古训,尽量展现兔肉红润光鲜的表皮,才不至于辜负“缠丝兔”为人们无私奉献的一片赤忱。

三弟不断给我碗里夹菜,说是“兔肉可以美容”云云。我却在心底暗自思忖:美容也好、丑容也罢,对早过“知天命”之年的我并不重要。我倒是希望它有返老还童的奇效——现在要是当年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该有多好!别的不用多说,单讲回忆东湖带给我的那些乐趣,就像初冬的一缕阳光时时给我暖意呢。

回到成都后,我不时还会忆及“缠丝兔”特有的滋味。不停吧嗒嘴巴好像并不能表达自己对它的一往情深,于是搜尽枯肠,胡诌“打油”一首:

徐氏有珍馐,卤兔最堪尝。

食之齿留香,延年益寿长。

                                 (作者系成都市商务局主编)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