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人物掌故
李劼人:四川白话小说创作第一人
浏览: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日期:2018-12-25 15:16

4e2ed4fa111bcc6460ce5b5b1a7e0504.jpg

1937年中华书局版《大波》

71c0cf38847b723aca448574ea935c0f.jpg

1917年《国民公报》载《新新红楼梦》剪报

0ce890369a2f5241c51c7226deb28b77.jpg

1935年中华书局版《死水微澜》


新文化运动不仅深刻影响了中国人的思想认知、思维方式和生活习俗,更直接促成了文学革命,使白话文的正宗地位得以确立。对于什么是新文学,胡适、陈独秀、李大钊、周作人等都从形式到内容提出了一套完整的主张。鲁迅成为了这一时期新文学最重要的践行者。


  早期小说带有新旧过渡文风


  在四川,李劼人也与鲁迅一样,最早用小说创作的实绩诠释了新文学的内涵。李劼人一生经历了三次文学创作高潮,第一次便是在新文化运动的黄金十年前后(另两次分别是30年代中期创作“大河三部曲”和50年代重写《大波》)。这期间,他以中短篇小说的重要成就完成了创作从旧到新的完全蜕变。他的全部中短篇小说,除了4篇作品是分别写于30年代和50、60年代外,其余基本都完成于新文化运动期间。新文化造就了李劼人,而李劼人则给新文学创造了硕果。


  作为四川白话小说创作的第一人,李劼人的早期小说并非是标准的新文学,其中难免带着新旧过渡的文风特征。这与他早期阅读有密切关系。郭沫若曾回忆,中学时代的李劼人就喜欢小说,无论新旧、无论文白、无论译著,都在他的视野范围。传统的章回、话本、传奇之类的“白话”自不待说,林琴南以文言翻译的西洋小说几乎都读过。这种阅读体验对李劼人最初的创作不能不产生重要影响。1912年他发表处女作《游园会》。刊登这篇小说的成都《晨钟报》一时洛阳纸贵,被张贴在街头,成为普通市民阅读的热点。可见这既是一篇贴近人民生活的作品,也是通俗的白话小说。尽管如此,早期作品旧的痕迹依然是存在的,这不仅体现在内容上,也表现在语言叙事方面。他发表在《娱闲录》上的作品尤其明显。作品注重对旧人物和权奸者的讽刺,但缺乏对普通人命运的关注;语言虽是白话,却不时夹杂文言,甚至《夹坝》就纯粹是文言写成:“英人巴白兰,奋力鞭其马。马木然若不知楚,仍迟迟其行。巴怒极,操其国语詈曰……”然而1915年后,这类作品再未出现在李劼人笔下。


  对曹雪芹语言的“活学活用”


  李劼人在创作的探索期,尝试过用多种方式写小说。他曾大力研究《红楼梦》,并用曹雪芹式的语言创作了《新新红楼梦》。几年前,为编《李劼人全集》,我在国家图书馆首次看到《国民公报》上连载的这篇没有标点的小说时,颇有点吃惊。先以为是文言,细读之后才感觉这既非文言,又不是我们通常印象中的李劼人小说,完全是曹雪芹式叙事。直到晚年,李劼人还向青年作家大谈《红楼梦》的环境描写。


 1962年,在省文联的迎春茶话会上,时任省委宣传部长李亚群吟了一首《红楼梦》中的诗,当诵道“却喜诗人吟不倦”时,即问李劼人是否记得下句。李劼人不假思索便道:“岂令寂寞度朝昏。”由此可见,李劼人青年时对《红楼梦》学习的功夫之深。李劼人研读经典,却并没有陷进模仿的死胡同,而是将经典的精髓融入到新文学的创作之中。从1917年相继写成的《做人难》《续做人难》后,李劼人开始了创造属于自己的文体风格。


  注重描写四川“小人物”命运


  1919年底,李劼人带着创造新文学的理想前往法国勤工俭学。临行前,好友张秀熟问他出去学什么,李劼人回答道:“还是学文学吧,这个天地似很广阔,我的兴趣,我的性格,还是学文学好些。”在法兰西四年中,李劼人先后在巴黎大学、蒙彼利埃大学研习了法国文学史、文学批评、雨果的诗等,并开始翻译法国当代小说。



  李劼人回国时,新文化运动已接近退潮,但他此时的小说却高扬着五四精神,吸收了西方文学的营养,走上了成熟之路。这期间,他的一系列中短篇小说从形式到内容都达到新的高度。如《只有这条路》《棒是故事》《兵大伯陈振武的月谱》《同情》等,不仅保持了早期现实批判的个性,更注重描写普通人的命运,尤其是军阀统治下四川小人物的遭遇,具有强烈的人文情怀。这正是新文学所要建设的“人的文学”。以后这种“人的文学”也一直贯穿到他的长篇小说中。


  李劼人正是凭借这种文学叙事与地方叙事的融合,创造了至今无人企及的反映辛亥革命前后四川历史的鸿篇巨制。 张义奇 文/图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