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人物掌故
沙汀:幽默语调中的“无尽苦楚”
浏览: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日期:2019-01-07 16:05

C20A56B7373AE9BD461CCF6C8254DBDC.jpg

沙汀

8E3F750E9E28E1DE0781440B5C71E4D0.jpg

沙汀代表作《在其香居茶馆里》


  有人曾把沙汀和李劼人的小说这样比较:“沙汀的小说语言严谨、精炼、蕴藉,耐人寻味;李劼人的小说语言自由而挥洒,酣畅淋漓”。


  可以说,沙汀的每一篇小说都写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故事——由四川特殊的黑暗返照了旧中国的普遍黑暗,在叙述这一个个阴暗故事的同时。沙汀还能操着一种幽默的语调,这与他受鲁迅的影响,冷静、严谨、外表轻松,内里却蕴含着无尽的苦楚有关。


  “其香居茶馆”里的人间闹剧


  《在其香居茶馆里》是沙汀的短篇代表作,写于抗日战争时期,发表于1940年,赢得了广泛的赞誉,吴组缃认为它“不止会使中国的新文艺读者为之耳目一新,即莫泊桑、契诃夫“对之亦只有含笑点头”。


  《在其香居茶馆里》围绕兵役问题,通过描写一个边远小镇中统治阶级内部狗咬狗的矛盾,揭露了国民党统治的黑暗腐败,揭示了其内部尔虞我诈的肮脏内幕。


  这部小说的人物形象很有意思:方治国和邢么吵吵,是《在其香居茶馆里》着重刻画的两个人物形象。他们都有着鲜明的性格特征。方治国是川北回龙镇联保主任,国民党政权基层组织的当权者。他的第一个特点是“两眼黑黑,见钱就拿”,凭借手中的权力贪赃枉法,敲诈民财。第二个特点是阴诈,是个“软硬人”:碰见老虎他是绵羊,如果对方是绵羊,他又变成老虎了。由于出身卑微,又缺乏强硬的后台,形成了其软硬人的性格特征。他的性格、处境,决定了其在面对有强硬后台的邢么吵吵的挑战时,先是装聋作哑,后是矢口抵赖,最后为明哲保身而断然拒绝。


  邢么吵吵是回龙镇有钱有势、惯于仗势欺人的地方豪绅,实力派。他的性格特点是粗野。因为有强硬的后台,所以在这场冲突中表现得粗鲁而蛮横,但也绝非是头脑简单的草包。从他对这场“吃讲茶”过程的安排程序中,便可以看出他在处理这类纠纷方面的老到:先是自己出马,对方治国施加各种压力,令对方感到难堪和畏惧,然后让陈新老爷出面调停,调停不成再大打出手。小说活脱脱勾勒出了一个在地方上横行无忌,在使用手段逼人就范方面颇有手腕的豪绅的形象。


  浓烈的历史厚重感和沧桑感


  沙汀其他小说也有沉重的时代色彩。《在祠堂里》,一个要争取自由和人生幸福的女子,在“五四”的浪潮已经席卷过去十八年的内地,居然被活活钉死在棺材里。小说并未正面叙述出活钉棺材的过程,但是它竭力渲染的是一种氛围。而《凶手》写被抓壮丁的哥哥被迫去枪毙当了逃兵的弟弟,为社会家族所不容:《兽道》中的军阀强奸月子里的妇女,造成她婆母的发疯。


  作为地道的乡土作家,沙汀在塑造人物的同时亦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风貌予以整体的观照。但与一般的乡土风情述说不同,沙汀作品不仅“充分表现出乡土小说的美学特征,又深邃地揭示出民族文化心理的结构与状态。”综观沙汀的乡土小说,字里行间无不渗透着对乡土社会民众生存状态的无尽失望和深切忧虑。


  不同于一般乡土作品,沙汀小说在餍足读者审美享受的同时亦带给我们浓烈的历史厚重感和沧桑感,提升了作品的思想深度。


  人物语言是地道四川方言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四川人,沙汀从小就耳濡目染家乡的文化环境,身心都烙上了四川的痕迹。文学评价家刘清伟也认为,沙汀的三部长篇小说《困兽记》、《还乡记》、《淘金记》,取材于四川当地,再现四川本地的人和事,这些人所做之事、所说之话,充分地展现了人与人之间善与恶,豪爽与狡诈。



  他作品的叙述语言也别具一格,注重语调、语势,善于用简洁洗练而又跌宕多姿的笔墨,为形象的描绘作补充,从而起到画龙点晴的作用。


  沙汀对短篇小说体裁的运用,也是成就卓著的。大中取小,小中见大,从大背景中选取小侧面和特定角度,又从一个或一些小的生活侧面透视事物的本质,反映大背景、大主题,这是沙汀短篇小说的一个突出特点。他很讲究对生活片断的切取,一种是对生活横断面的切取,即经过精心构选,在一段很短暂的时间内,通过一个或几个生活场景,概括丰富深刻的内容,另一种是生活纵切面的撷取,往往借助一条主要线索的勾勒,将若干生活片断串联起来以展示人物和事物的发展,从而揭示深刻的社会历史进程。 李仕伟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