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人物掌故
五百年来一大千
浏览:    来源: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9-09-09 09:38

张大千大师

1919年底,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当时名叫张正权的张大千离开喧闹的都市,叩响了松江禅定寺的大门。他请求出家,当一名僧人。这座寺庙的住持逸林老法师为他取的佛门法号是“大千”,为佛说“三千大千世界”之略语。从此,“张大千”这个名字伴了他一生,并将他推向更为广阔的世界。

张大千与敦煌壁画

对于中国画,普通人可以说是看热闹的门外汉,看不出个啥道道来。但在四川省博物院张大千馆参观时,竟被张大千临摹的敦煌壁画震憾了。

释迦牟尼涅槃图、说法图,观音菩萨像、千手眼观音像等等,这些庄严而又亲切的佛和菩萨展现在人们面前,尤其是那一双双纤巧柔软的手,就是佛教和柔的具体象征。那么多温柔得可以融化救赎众生的手,在那一刻也对我们这些普通人产生了艺术启蒙。


▲张大千临摹敦煌释迦摩尼说法图

四川博物院始建于1941年,位于四川省成都市浣花溪历史文化风景区,是西南地区最大的综合性博物馆,在全国公共博物馆中占有重要地位。 


   2009年,随着新馆落成,由四川博物馆改称现名。四川博物院对大千先生画作的收藏,也堪称富甲一方,尤其是临摹敦煌壁画。那一幅幅金碧巨制,一层层清逸笔墨,一枚枚玲珑玉印,一段段过往旧事将牵引您走进一个非凡的大千世界。

张大千(1899510日—198342日),原名正权,后改名爰,字季爰,号大千,别号大千居士、下里港人,斋名大风堂。四川内江人,祖籍广东省番禺,1899510日出生于四川省内江市中区城郊安良里的一个书香门第的家庭,中国泼墨画家,书法家。20 世纪50年代,张大千游历世界,获得巨大的国际声誉,被西方艺坛赞为“东方之笔”。 他与二哥张善子昆仲创立“大风堂派”,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泼墨画工。特别在山水画方面卓有成就。后旅居海外,画风工写结合,重彩、水墨融为一体,尤其是泼墨与泼彩,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因其诗、书、画与齐白石、溥心畲齐名,故又并称为“南张北齐”和“南张北溥”,名号多如牛毛。与黄君璧、溥心畲以“渡海三家”齐名。二十多岁便蓄著一把大胡子,成为张大千日后的特有标志。佛教中说一个大千世界,等于109次方个小世界,而一个小世界就是我们所生存的世界。大千先生与佛的缘分可谓与生俱来。据说因年轻时两次婚姻失败,学业有成但前途迷茫,于是出家为僧,得法号“大千”。虽获此法名,却因不愿烧戒而又逃离山门,直到出家一百天后被家人拉回四川老家定亲完婚。
作为第一个到敦煌临摹壁画的中国专业画家,张大千携家人、弟子于1941年春来到人迹罕至的戈壁沙域。本来打算走马观花,三个月就足够了,可没想到打第一天到达莫高窟起,计划就改变了。张大千对儿子张心智说,‘听说这里有三四百个石窟,我们半天看一个,也要两百来天,原来走马观花,往返三个月,现在看来要下马观花了,最少也要半年时间。’等到他们工作了三个月之后,张大千经过反复思考,决定待上二至三年。”

这三年栉风沐雨,风餐露宿,喝水都是雇骆驼到十多里多的地方拉,没有电,刚开始还有蜡烛可用,后来连蜡烛都舍不得用,得留着进窟临摹画时用,再加上无医无药、缺衣少食,但最可怕的是不时还会有强盗土匪的骚扰侵袭。

因为原计划只待三个月,所备的画纸画布颜料,还有生活物质都远远不够,当年年底张大千冒着生命危险,只身一人经甘肃武威等地到达青海,与塔尔寺的藏族画工会合后,备足画布、颜料和生活物资,于1942年春夏之际再次回到敦煌,正式展开壁画临摹工作。

张大千临摹的敦煌壁画《观无量寿经变》中的乐队

▲张大千临摹的敦煌壁画《观无量寿经变》中的乐队

   三年“面壁”,是大千先生礼敬艺术的三年,也是礼佛的三年。最终临摹了276幅壁画。这276幅壁画,不仅是提升了大千先生的绘画技艺,更是打开了藏于他深心的智慧宝藏。相信在与敦煌莫高窟相处的日日夜夜,他所面对、获取到的营养绝对不仅仅是绘画,更有常人无法领悟的空性智慧

这才应该是大千先生后来能够在中西画坛一领雄风的关键所在。

▲张大千 摹北魏敦煌壁画三世佛  四川博物院藏

   三年“面壁”,对张大千先生来讲已超越了对艺术的探求,他对石窟的结构、彩塑与壁画的内容、多少、大小均做了文字说明和年代考证。之后他系统研究敦煌石窟艺术,并著了《谈敦煌石室》,《谈敦煌壁画》等书。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倡导成立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1943年到1944年,张大千在兰州、成都、重庆等地举办“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展”,轰动中国,得到了如国学大师陈寅恪等一大批大师级人物的肯定。

276幅壁画,那些千姿百态的线条,那些雍容自在的神态,那些临风而动的衣衫,那些盛开的红莲,那些风摇即散的云朵,还有那些无形无声的神韵,无不成为了先生以后挥毫泼墨的源泉。

▲张大千上世纪40年代临摹的敦煌壁画—飞天

张大千先生后来曾多次说,画画要跳出框框,放下学过的知识,解放自己,这些皆是佛法给予先生的启迪。“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所以大千先生的画才会让那么多的人喜欢,自在洒脱,空灵深邃,坦荡快乐皆流淌于笔端!

▲张大千-观瀑图

(青羊区地志办供稿)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