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人物掌故
花心似客心,怜影尽霜痕—范成大题咏芙蓉
浏览:    来源:成都市武侯区地方志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9-10-22 09:47

范成大(11261193),字致能,吴郡(今江苏省苏州市)人,早年自号此山居士,晚年退居石湖,号石湖居士。范成大素有文名,尤工于诗,其诗题材广泛,以反映农村社会生活内容的作品成就最高,风格平易浅显、清新妩媚。范成大与杨万里、陆游、尤袤合称南宋“中兴四大诗人”,其作品对当时及后世均有较大影响,清初有“家剑南而户石湖”(“剑南”指陆游《剑南诗稿》)之说。著有《石湖集》《揽辔录》《吴郡志》等。

淳熙二年(1175年),范成大被任命为四川制置使兼知成都府。在任期间,范成大重用蜀地名士,戍守蜀地边界,为民减负,与民同乐,政绩卓著。范成大在蜀期间以文会友,与陆游成为莫逆之交,陆游称赞其:“及公之至也,定规模,信命令,弛利惠农,选将治兵,未数月,声震四境,岁复大登。”淳熙四年(1177年)五月,范成大从万里桥出发离开成都,许多百姓与蜀中杰士自发送行,回到吴郡后宋孝宗告诉他:“蜀民思卿如慈亲。”


冰明玉润天然色(谢平 摄)

范成大题咏芙蓉的诗词甚多,因其故乡苏州石湖以及任职的成都皆有木芙蓉。任四川制置使期间,在其寓所“羔羊斋”内种有木芙蓉,与同在成都的陆游等好友多有唱和。“君不见蜀都之城百里长,无数芙蓉遮女墙。遂令邦人记旧俗,往往空巷争新妆”(《次韵邹德章监簿官舍芙蓉芭蕉》),生动描绘了当时成都人喜爱时尚的风气。他还写有《窗前木芙蓉》:

辛苦孤花破小寒,花心应似客心酸。

更凭青女留连得,未作愁红怨绿看。

本诗是范成大早年寓居他乡,偶见窗外木芙蓉花开即兴而作。第一句写孤单的木芙蓉冒着深秋的微寒努力盛开着,它们心中的酸楚与客居他乡的游子相同。第二句则表达了即使被风霜连续不断地摧折,木芙蓉也绝不会像那些凋零的花草一般愁怨不已。


辛苦孤花破小寒(武侯区地志办提供)

诗中“辛苦”二字是范成大对于木芙蓉秋寒中努力绽放的观感,也是对自己宦游生涯的感叹。“破”既显示出红艳的芙蓉花在暗淡的秋日带来的视觉和心理冲击,也含着冲出风霜桎梏的巨大张力。范成大看到窗前的木芙蓉花冒着微寒孤独地开放,想到芙蓉花的内心也许像自己一样,倍感凄凉。后一句却有逆转,木芙蓉花在秋霜中孤独开放,是一种坚强的花,范成大又乐观起来。

全诗借花抒怀,感情起伏跌宕,表达诗人虽然漂泊无依,但决不向命运低头的坚强意志,展现了范成大丰富的内心情感和乐观的精神。

还有一首《菩萨蛮·木芙蓉》写道:

冰明玉润天然色,凄凉拼作西风客。

不肯嫁东风,殷勤霜露中。

绿窗梳洗晚,笑把玻璃盏。

斜日上妆台,酒红和困来。

这首诗描绘了木芙蓉从早上白色变为傍晚红色的过程。花朵的变色并不多见,而芙蓉花从白到红的变化过程,总是被人们诗意地联想为美人醉酒。

第一、二句,写白色芙蓉,芙蓉花丽质天成,如冰一样明净无瑕,似玉一般润泽生辉。句中“拼”字拟人化地展现了木芙蓉的特殊品质,不与春花争艳,不与夏花比美,等到凄凉的秋风吹来才徐徐绽放。不肯委身于繁华,却只与掌管肃杀的风霜寒露情深意厚相见甚欢。

第三、四句,写红色芙蓉,用美妇、红酒比喻芙蓉花的华丽、尊贵。傍晚时分,芙蓉花开,犹如一位美艳妇人在绿窗前一番梳洗,轻松愉悦地把盏品酒。一轮斜阳人窗,照上梳妆台,红颜映红酒,不知不觉醉意和困意一起袭来。


一日三变醉芙蓉(武侯区地志办提供)

生活的困窘和坎坷固然带来无数的艰难辛酸,但它同时也砥砺和磨炼人的意志,造就人的气格。范成大以己意度花情,将自身性情寄托于深秋正盛的芙蓉,赋予芙蓉花坚强孤高的品质,也流露出其昂扬不凡的气度和志存高远的情怀。

 信息来源:成都市武侯区地方志办公室

来源:《天府芙蓉》 ,文章有删改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