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人物掌故
《红岩》作者罗广斌
浏览:    来源: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9-12-16 11:05

罗广斌,忠县人,1924年11月出身于成都一个官僚家庭,其父为前清秀才,其母作过中学校长。他的异母长兄罗广文是蒋介石的嫡系将领,成都解放前夕,在郫县两路口起义。罗广斌在成都建国中学读书时,与罗家关系较深的共产党员马识途成为罗广斌政治上的启蒙教师,帮助他认识到应该怎样走自己的路。为了抗拒包办婚姻,摆脱封建家庭的羁绊,罗广斌毅然出走,到昆明求学。

罗广文(1905—1956),重庆市忠县人。1924年考入 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学校;1927年考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炮兵科。1929年毕业回国,在广东黄埔军校任少校兵器教官和军官队队长。1931年在国民革命军18军14师炮兵营任中校营长。历任整编第18师师长、第18军军长、第4兵团司令、第15兵团司令等职,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

1944年初,罗广斌进入西南联大附中,性格开朗的他很快就和许多进步青年交上朋友。名教授闻一多、华罗庚的子女是他的同班同学,他成为闻、华两家的常客。他天资聪明博学强记,对自然科学、航模、篆刻、演讲、球类运动有着广泛的兴趣,群众关系也很好。1945年,他在昆明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的外围组织“民青社”,在“一二•一”学生运动中,担任了西南联大附中壁报联主席。因在学运中引起了敌人的注意,组织上安排他去了滇西建水县健民中学。1947年6月,他在重庆又参加了中共党的外围组织“六一社”,并在重庆学生“反内战”学运髙潮中担任西南学院系联会主席,而后他又服从组织安排,去盘溪民建中学任教,并负责地下刊物《反攻》的印刷工作。


图为罗广斌

1944年初,党组织派他去秀山,以教中学为掩护,准备开辟武装斗争据点。临行前,中共重庆地下学运领导人江竹筠、刘国志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8年8月底,罗广斌奉命回成都和家庭恢复关系,以便对任国民党兵团司令的长兄罗广文进行统战工作。9月10日,由于叛徒的出卖,罗广斌在家中被捕。他被捕后,军统驻蓉站站长周迅予亲自审讯他,并动员其父出面劝降,要他为他母亲着想,罗广斌要他父亲转告母亲:“就当没生我这个儿子好了。”敌特将他用飞机押送重庆后,1949年7月,特务头子又安排他父亲和他晤面,声称只要他不再参加政治活动,即可释放,罗广斌当即大义凌然地回答:“办不到!”在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罗广斌先囚于渣滓洞一号牢房。在狱中,他因与别的同志传递信息而被戴上镣铐。1949年春节,他积极参加狱中战友为庆祝解放战争胜利而秘密筹办的春节联欢活动。春节那天早上,他最先在牢房中唱起了《乌云遮不住太阳》。不久,他又被转囚于白公馆,在那里,他参与了发行《挺进报》的工作,及一系列秘密对敌斗争,由于得到许多老同志的信任,他了解到很多重要情况。


《红岩》封面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消息传入狱中后,罗广斌和陈然等人秘密制作了一面五星红旗,期待着解放那天打着这面红旗冲出去。敌人加紧了屠杀,他崇敬的老同志谭沈明、文策慷慨赴义的演讲,许晓轩烈士临刑前向党留下的遗言,以及刘国志烈士作的《就义诗》,一次次地使他热血沸腾,准备献身。他牢记陈然牺牲前的嘱咐一定要沉着、冷静,坚持最后的斗争。

1949年11月27日,集中营的特务们对革命志士的屠杀进行到深夜。这时,人民解放军正向重庆胜利挺进,敌人为了集中力量尽快将渣滓洞的被囚者杀掉,将白公馆的特务大部调往渣滓洞,罗广斌趁机说服了看守杨钦典交出牢门钥匙,放出尚存的19人,组织大家越狱,从白公馆侧门冲出去,钻进紧靠监狱的松林,在黑夜的掩护下他们当夜全部安全脱险。

建国后,罗广斌参加了“杨虎城将军暨——二七被难烈士追悼会”的筹备工作,并参加了烈士资格审査委员会。后来,他担任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重庆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重庆市青联副主席。他以革命先烈在重庆集中营中进行英勇斗争的事迹为题材与刘德彬、杨益言合作写出了革命回忆录《在烈火中永生》,该书一出版,发行量即达328万册之巨,在全国青年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此后,他又与刘德彬、杨益言合作,开始了小说《禁锢的世界》的写作,并于1957年写出初稿。

1958年11月,共青团中央负责同志向罗广斌传达了广大青少年强烈要求他用长篇小说的形式反映狱中革命斗争的愿望。罗广斌怀着渴望表彰先烈,揭露敌人的强烈情感,承担了这一光荣任务。

小说《红岩》的创作是在三年困难时期、半脱产情况下进行的,他不仅一再努力消化自己熟悉的大量生活积累,还访问了数以百计的老同志、知情人,査阅了上千万字的文字档案材料,他为了确切把握小说描写的特定环境,曾站在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展厅里,面对那些“不许照相,不许抄录”的展柜,把毛泽东、党中央指挥全国解放战场的一些重要电报手稿,一字一句的研究比较,在心头默记下来。他还从烈士牺牲前留下的话语中,去寻取最准确的语言和表达方式。他经常每天写作十六七个小时,经过几次大改、重写,废弃了原稿二三百万字之多,最后他与杨益言合作完成了一部40万字的长篇小说《红岩》。该书以“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的敌我斗争为主线,对当时国民党统治区阶级斗争作了全貌的描写,以狱中斗争、重庆城内的学生运动和地下工作、农村根据地的武装斗争三条线联系为广阔背景,形成纵横交错的斗争场面。小说塑造了一个在极艰险的环境中坚持斗争,不怕牺牲,敢于胜利的战斗集体,成功地塑造出一批深人人心的英雄人物形象。这部小说于1961年底由中国青年出版社第一次出版,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被称为“震撼人心的共产主义教科书”。在国内先后发行了720万册,在国外被译成日、德、朝、越、英、蒙等多种文字。还先后被改编成电影、话剧、歌剧、舞剧等多种形式的文艺作品。

正当罗广斌积极参与《红岩》续集的准备工作,并搜寻了上千万字的文字资料,将执笔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1967年2月,受尽残酷折磨的罗广斌被迫害致死。“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罗广斌得以平反昭雪,《红岩》又再版问世。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