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人物掌故
宋元学术革命的急先锋
浏览:    来源: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发布日期:2020-01-06 14:52

费密在开创清代学风上起了“导夫先路”的作用,被梁启超誉为“宋元学术革命的急先锋”。
至清代,作为中华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蜀学,迎来两千多年传承发展史上继汉、宋之后的又一次高峰。清代蜀学大家中,一批学术世家或学术家族分外瞩目,成为巴蜀

化史上一道奇特而靓丽的景观。如清初三费(费密及费锡琮、费锡璜父子),刘沅祖孙(刘沅及其子刘梖文、其孙刘咸荥和刘咸炘等),“蜀中三才子”之彭端淑(兄弟彭肇洙、彭遵泗),张问陶(兄弟张问安、张问莱),李调元(兄弟李鼎元、李骥元)等,他们或为成都籍,或曾流寓成都,都与成都有着不解之缘。

费密及其子费锡琮、费锡璜被称为清初三费。费密字此度,号燕峰,新繁人,明清之际的大学者、诗人和思想家。他在诗歌、散文、史学、经学、医学、教育和书法等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著作共三十多种近四百卷。后代学者评论说:“蜀中著述之富,自杨升庵后,未有如密者。”他生逢明清乱世,一生颠沛流离,其著作大多在辗转迁徙中亡佚,流传至今的仅有《弘道书》3卷、《荒书》1卷和诗歌集《燕峰诗钞》1卷。《弘道书》是费密阐明自己儒学观点,总结宋明数百年理学,并批判程朱学派的一部重要学术著作。他主张以汉儒为宗,反对宋儒空虚疏狂的积习,对宋明理学的“道统论”进行深刻的批判;他力倡实学,强调实以致用,以朴素的形式初步提出了认识与实践的辩证关系,包含了理论必须结合实际的思想倾向,在开创清代学风上起了“导夫先路”的作用,被梁启超誉为“宋元学术革命的急先锋”,在清代学术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费密像

费密还是一位著名诗人,其诗题材广泛,法度谨严。清初蜀中谈诗者,首推费氏为大家。费密诗现存55首,大多抒写亲身经历,感情真挚,意境深远,文笔清新,朴实自然。他的离乱诗《朝天峡》受到历代诗家高度评价。清代大学者王士祯称“大江流汉水,孤艇接残春”两句为“十字堪千古”。1958年,毛泽东主席成都会议期间所圈阅唐、宋、明朝人歌咏四川的一些诗词中,就有费密《朝天峡》诗。

费密还是一位史学家。所遗《荒书》1卷,是清代四川纪实史学的代表作之一。全书约2万字,采用编年体记述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到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张献忠及其大西军的活动情况。所记内容多系作者亲身经历,耳闻目睹。叙事详明、文笔简洁流畅,不失大家风范。很多宝贵的原始资料,全赖此书保存下来。


费密书《后赤壁赋》

费密之子费锡琮、费锡璜也都以诗文著称于世,费锡琮有诗集《白鹤楼稿》,费锡璜有《掣鲸堂诗集》和《贯道堂文集》,父子合称“三费”。费密祖父是明万历时的贡生,父亲是明崇祯时的举人,伯父也是有名的文人,一门四世有六位名人。故其老家新都东湖“四费祠”(四费指四代)大门有名联曰:问十字千秋,父子孙曾几诗客?羡一门四世,文章忠孝六乡贤。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