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风物土产
古蜀歌舞强,打戏源成都
浏览:    来源:成都方志   发布日期:2019-02-28 13:51

四川很早就是娱乐盛行之地,《宋代地理志》介绍成都说:“好音乐,少愁苦。”唐代卢求的《成都记序》说:“大凡今之推名镇天下第一者,曰扬益。以扬为首,盖声势也……”南宋诗人陆游曾经描述成都的音乐,“丝竹常闻静夜声”,“深夜穷巷闻吹笙”。可见当时成都音乐之繁盛。



蜀宫乐舞图



演戏是个危险活

《成都通史》介绍,古代的川戏除了娱乐性外,很多还具有现实意义。前蜀时演出的《麦秀两歧》就是一出独幕歌舞讽刺戏,歌词反复的唱,变换台词,再配合高超的舞台布景,生动地反应了民间的疾苦和政治的黑暗。这部戏设计精巧,动作大方,人物鲜明,和唐代的四大讽刺剧相比毫不逊色。



因演戏惹祸的也大有人在。唐代中期,成都就出了一个极具讽刺的白科戏剧《刘辟责买》,它和《义阳主》、《旱税》、《西凉伎》并称为唐代四大讽刺剧。

刘辟原是西川节度副使,韦皋死后,他就想当正使,伸手向皇帝要官。没有得到批准就脾气大发,起兵造反,拒绝新任节度使入川,又攻下梓州城,后来被西川节度使高崇文抓住杀了头。刘辟是进士出身,还是个诗人,“皎洁三秋月,巍峨百丈楼。”

这事刚刚过去不久,有人就把它编成了戏演出来,产生了极大的讽刺意义。后蜀孟昶当政时,就有大胆的戏剧人把前蜀王衍的荒淫生活编排成戏来演。广政元年上巳,孟昶携花蕊夫人前呼后拥游大慈寺,然后乘官船到玉溪院宴饮消遣。官船雕龙画栋,一路上管弦声声,向市民散钱行乐。蜀地不缺钱,《春秋十国》里说:“是时蜀中久安……金币充实,弦管诵歌,盈于闾巷,合宴社会,昼夜相接。”

宴毕做诗行乐,提前准备好了一出戏就开场了。孟昶开始还颇开心,但越看就越不对劲。他一时大怒,下令当场处死了几个演员。可见当时搞戏剧的人不仅要有艺术创作才能,还要有一定胆量,说不定哪阵就被杀了头。


武打戏剧出自成都

《四川地方志》里还有这样介绍,最早的武打戏,是后蜀时出现的《灌口神队》,是由教坊编排而成。戏里龙与龙打斗,人与龙打斗,剧情精彩激烈,也暗含着当时百姓对当朝皇帝的不满。

这个戏也就是讽刺前蜀王衍。他在一次北巡的时候,旌旗遮日,铁甲延绵数里,颇为壮观也颇为铺排。王衍身披金甲,一身戎装,执剑挎弓,十分威武,“百姓望之,谓如灌口神。”既然百姓说王衍是灌口神,那就要有个灌口神的形象,就编出了武打戏《灌口神队》,一经演出,就受到人们的普遍欢迎。到清朝,这出武打戏依然受欢迎。

《宋代地理志》介绍,还有一种傀儡戏,也就是木偶戏,提线的木偶就叫悬空傀儡。唐代后期,傀儡戏十分盛行,堂前宅院进行表演,无论军民人等,都争相观看。前蜀王衍也很喜欢看傀儡戏,往往一看就入迷,过后还念念不忘。前蜀被后唐灭亡,王衍在押往洛阳途中还念念不忘傀儡戏,“撰曲子云‘尽是一场傀儡’”,傀儡戏对他的印象实在太深。

《宜宾学院报》邱志诚的“天下所无蜀中有”猴戏记载,当时还有一种“猴戏”。据介绍,后蜀一个叫杨于度的人就是表演猴戏的高手。他养了十几只大大小小的猴子,就在大街上耍猴戏挣钱。这些猴子会人语,猴子骑狗骑羊,穿红戴绿,拿行旅扛旗子前呼后拥,有如猴王出山。猴子假装醉酒倒地,杨于度就喊:“街使来了。”巡街的治安员来了,猴子理都不理,又喊御史中丞来了,猴子还是不起来,杨于度低下头轻轻说:“候侍中来了。”猴子一下就爬了起来,一脸惊恐的直叫怕,逗得人哈哈大笑。


前后蜀王喜歌舞

宋代王灼的《碧鸡漫志》说:“诸国僭主中……王衍、孟昶……习于富贵,以歌自娱。”前蜀后主王衍是个贪图享乐的人,他精通音律,觉得宫人作的曲子不满意,他自己捉笔著了《月华如水》、《银汉》等曲子,他还经常和内臣在宫内表演歌舞《后庭花》等取乐。

唐、五代时,成都戏曲的舞台布景全国一流,这与前后蜀两位皇帝的参与是分不开的。

王衍在宫里演出《蓬莱采莲舞》时就颇费了一番脑筋,他和工匠乐人商量,为了表现出真实感的波浪形象,先在台上布好彩绸“地衣”。一条管子伸到后台,再采取机械方法,用皮套子朝管子里鼓风,台上的彩绸吹起来,形成了活灵活现的波浪,彩船在碧波间荡漾,这在当时是十分先进的。

孟昶也是颇通韵律,很有艺术细胞。他每天的活动先是出去跑马打球游玩,然后回到宫中填词作曲,花蕊夫人就在旁边唱合。他命卫尉少卿赵崇祚搜集当时流行的曲子五百首,编为十卷,取名《花间词》,后人视为词曲之祖,对后世产生了很大影响。孟昶下令史馆编辑《古今韵会》五百卷,由于工程太大,半途流产,未能流传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孟昶所作的管弦等乐章,经南唐一带流传到东南沿海及东南亚台湾地区,成为后来的“南音”。孟昶成为“南音”的始祖,被当地人奉为乐神,建郎君庙供奉,至今福建泉州等地每年还举行春秋两祭孟昶。

孟昶可谓是“墙内开花墙外香”,远在千里外的乐人把他视为乐神,而蜀地反而把他忘了。后来,孟昶投宋押去汴京,他还在众多乐工中精心挑选了一百多人带到宋都。这些乐工成为传承唐、五代音乐的重要桥梁。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