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风物土产
街坊孩子们的免费戏园-染靛街上的大茶铺(下)
浏览:    来源: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9-09-04 10:14

除了孩子们之间的游戏,大茶铺给人留下的深刻记忆还有各色各样的戏曲演出。戏园设在大茶铺最后一进,平时卖茶,当演出班子到来后,便会临时搭起各式戏台,用木板与茶铺的前面部分隔开。最令我们这些街坊孩子兴奋的事情便是大茶铺来了一个戏班子,但首先要解决如何进场看戏的问题。

大茶铺的演出丰富多彩,各路流动演出的草台班子多年绵延不断,表演曲艺、魔术、木偶、皮影还有川剧。

那时大茶铺看戏是一茶一座,我们没有钱像茶客一样买一碗茶,坐在椅子上跷起二郎腿优哉游哉地品茶看戏,但又不愿意放弃看戏机会。最稳妥的办法是围在戏场门口不断张望,开演一段时间后,守门人被围得不耐烦就会放我们进去。时间的长短完全取决于守门人当时的心情,半场后入场是常事。

看到老茶馆上的标语栏,仿佛时光倒退几十年,人在那个年代里游走穿越。

还有需要技术含量的办法,便是紧贴在进场茶客身后,如有可能,尽量用手牵着他的衣角,装成是他带的娃娃混进去。但前提是不能被茶客发现,否则肯定会遭到一声呵斥。

除此之外,我们有时还会装作卖烟小孩大摇大摆地走进去。按约定俗成的规矩,卖纸烟的小贩可以自由出入戏园。那时卖纸烟的小贩有两类,一类是成年人,以此为生;另一类是小孩,手拿插有几包纸烟的烟盒挨桌支支兜售,卖点零烟帮补家用。

其实装成卖烟的也不太难,那个年代卖烟与不卖烟的小孩穿着没有多少差别,只是做道具较为麻烦。我们通常先找一个装有一支烟的硬壳纸烟盒,从侧面剪去一截,再找如“太和”“老刀”“哈德门”等各种牌子的空烟盒三五个,把如纸烟般粗细、长短的树棍塞进去,捋得有棱有角地插在硬壳烟盒里,再在硬壳烟盒里放匣火柴就成了。这时你只需要一手端着烟盒一手拿着一根用草纸裹成并已点燃的捻子,口中吆喝着就能堂而皇之地走进去。

唯一要注意的是表情和动作一定要大方、自然,不能“诧眉诧眼”的。这个办法虽然麻烦,但成功率较高,当然也有失手的时候。现在想来,这绝不是我们的把戏有多高明,实在是戏场守门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忍拆穿,成全我们罢了。

大茶铺的演出丰富多彩,各路流动演出的草台班子多年绵延不断,表演曲艺、魔术、木偶、皮影还有川剧。曲艺我们不大喜欢看,除了相声跟着大人笑几声外,什么清音、扬琴、道筒一点都不热闹。而魔术变鸡蛋、鲜花、票子等,使我们看得目瞪口呆,为一探究竟,我们还曾爬到后台仔细观察,但仍不得要领。

印象最深的还是川剧和皮影,川剧有大幕也有折子戏,其浓烈而铿锵的锣鼓,高亢而悠远的唱腔,多彩而夸张的脸谱,至今仍难以遗忘。皮影戏在大茶铺演出的时间最长,都是一幕幕大戏,如《董卓戏貂蝉》《大闹天宫》《智取生辰纲》等三国、西游记、水浒故事。这些故事我们都看过连环图,可以说耳熟能详。但影影绰绰的朦胧艺术效果,加上热闹而简练的鼓钹、抑扬且口语化的念唱,使这些故事从平面的文字转为立体的灯影变化,把我们看得如痴如醉,并深深植根于脑海中,至今难忘。

皮影戏看多了,在附近的小学生中甚至还兴起过一股仿制皮影的小小热潮。要雕成一件皮影十分费功夫,于是大家就分工,你雕头,我雕身子,他雕手脚。雕好后放桐油里浸一浸,捞起晾干,用棉线把关节部位连接起来,再在头、手、脚的背面拴上竹签,皮影就算做成了。当然这“皮”影是纸做的,但“纸”影也可以演。把木凳翻过来,在两条木腿间糊一张大白纸,后面点上一支蜡烛或用手电筒照着,将皮影贴上去,嘴里咿咿呀呀说唱几句,就成了皮影戏。在大茶铺演出皮影戏的日子里,学生们仿制“皮”影比上手工劳动课还“扎劲”,基本上课本里都夹有自制的“皮”影作品。

老爷爷呆呆出神,难道是陷入曾经的青葱岁月里?

时过境迁,大茶铺的年代已远去,城市变迁使人们的生活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存有共同回忆的大茶铺也在城市建设的浪潮中消失,但大茶铺曾带来的无尽乐趣却永远留在了当年那一带街坊孩子们的心中。

文:成都市武侯区地方志办公室供稿

配图: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参考:《天府文芯·武侯寻踪》,本文作者:杨松柏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