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风物土产
蒲江原本戏剧乡
浏览:    来源: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9-10-16 11:39
杨晓杰

位于成都平原西南缘的蒲江县,历来保有川西坝子独具的生产生活习惯及各种民情风俗。深受人民喜爱而流行于全省以至滇、黔部分地区的四川地方戏川剧,即为一例。蒲江历史上可称“戏剧之乡”,其表现为:县境历史岁月里川剧上演频繁而兴盛;川剧在县内有充分的活动舞台和深厚的群众基础;以及在这样的戏剧艺术环境氛围下,从清代、民国到建国后孕育陶冶出了著名的川剧剧作家。现就上述各项分数如下:


一、历史上县境川剧上演频繁而兴盛

清代和民国年间,县内每年逢各种传统会期(庙会、赛会)都要演出连台川剧。藉以求神降福,期祝五谷丰登,人畜兴旺;同时也使终年劳碌的农民们趁此得到闲娱休憩、串亲访友的机会。正如鲁迅在《破恶声论》中说:“农人耕稼,岁几无休时。递有余闲,到有报赛,举酒自劳,洁牲酬神,精神体质两愉悦也。”那时每年举办的大型庙会就有:二月初一的中兴场王家祠“长年会”、二月初三的县城梓潼帝君寿诞会、三月初一的县城“城隍会”、三月初三的“东岳会”、三月二十八的复兴场“壁山会”、五月十三的寿安“关帝庙会”,以及其他逢年过节期间,城乡皆要演戏庆祝。所演剧目,多为表现忠孝节义、爱情坚贞、生离死别、巧遇重逢等适应当时社会人们心态及伦理道德的内容,其声腔因受地域语音和流传渠道影响,属“川西坝河道”腔系,以胡琴、高腔戏为主。当时演出盛况,举其彰著者可见一斑。

二月初一,中兴场王家祠会期。清代廪生杨子元在他的《蒲江县乡土志》里描述:“二月初吉,飞花成阵,游女如云,一天金粉,千树鸟声。城东十八里王家祠,‘致公八堰’田舍翁萃焉。雇梨园子弟歌舞升平,欢迎田祖,预祝有秋,爆竹声与丝竹声相杂耳。”会期中照例演大戏十本以酬神。开台必演四大本戏:《红梅阁》(又名《红梅记》,生旦戏,裴禹与李慧娘的故事);《射白鹿》(红、白净角戏,曹操、许田打围故事);《金印记》(又名《黄金记》,生角戏,苏秦拜相的故事);《琵琶记》(生旦戏,蔡伯喈与赵五娘的故事)。会场万年台两侧悬有楹联一幅云:“担黄沙,捡黑石,翻金斗堰,幸水不扬波,快到王家营看戏;驾黄龙,乘白马,过铁溪河,喜桥横朱木,同来天齐院进香。”联中的黄沙、黑石、金斗、扬波、黄龙、白马、朱木等均为“张公八堰”堰名、地名加以有机组合,既烘托了会戏气氛,又起到为分担戏费的“八堰”扬名和酬谢作用,对仗亦臻工稳,堪称佳联。

三月初一,县城隍会会期。当天正午,“城隍”出驾。由手执“肃穆”、“回避”响牌的皂隶开道,在金瓜钺斧、黄罗伞盖仪仗队呼拥下居中八抬大轿中坐着由伶人装扮的“城隍”身着黄袍,仪容肃穆。出驾队伍之后,就是由多人抬着行进的由演员扮成的十台以上的“台戏”,也称“行台”。剧目有《情探活捉》、《陈姑赶潘》(《秋江写船》)等。城隍会会戏,例演大戏十本,有《安安送米》、《腰铡陈世美》、《雷打张继保》一类劝善惩恶、因果报应的戏。其中引人注目的大幕戏,当数《大幕犍连救母》(或称《木连救母》、《木连和尚》)。清末,温江来的“明珠班”善演此戏,全本要四十八天才能唱完。戏中最精彩的一折,是“刘氏四娘打叉”。当剧中人刘氏被夜叉追杀逼得背靠一块竖立的木板时,只见打叉人抬手一扬,五把钢叉齐飞,正巧钉在刘氏头顶、两肩及两腋处毫厘不爽,令人惊叹叫绝。

五月十三,寿安关帝庙会会期。正午,“关帝出驾”,在“半副銮驾”和无数善男信女簇拥下,抬轿内端坐身着绿袍金铠的木塑关羽像。其头部系由一整块沉香木精雕而成,面如红枣,蚕眉凤眼,须髯飘然。会中例演十本关公戏,如《单刀会》《辞曹挑袍》《古城会》等。开台必唱《桃源结义》,以张扬刘备、关羽、张飞结拜“金兰义气”。但禁演《走麦城》。因此剧充满关羽兵败身亡的悲壮气氛,与其过关斩将的神勇英武情节相忤,被视为不祥。戏后,照例要“耍老龙”。该镇有条老龙灯,龙头大如圆桌,龙身每年递增一节,至民国年间已达十数丈,舞龙人技巧娴熟,龙身跃闪腾挪,翻滚自如,围观者壅街塞巷,热闹非凡。“耍老龙”后,如凑巧遇天降雨,民众就把这归之为演戏酬神获得灵验,谓之关帝显圣的“磨刀水”。

二、川剧在县内有充分的活动条件和深厚的群众基础

戏剧艺术家说:“剧场是艺术的殿堂,舞台是剧场的核心”,而“戏班和演出,又是剧场舞台的生命”。这确实简明而辩证地揭示出戏剧活动和发展的基本运行规律。蒲江历史上民间组织的戏班、兴堂班(现飞仙阁摩崖造像群中,尚存“庆洪班”在光绪三年(1877年)捐修观音大士雕像的碑文。兴唐班在中兴场创办,民国年间有:寿安“瑞云班”、县城“张俊文戏班”。此外,每年还有外地来蒲演出的戏班不计其数。建国后,1963年原新繁川剧团调入成立“蒲江川剧团”,常年坚持演出,1983年撤销。川剧“玩友”团体(座唱、打围鼓)。民国年间,县城有钧天阁、升平会、大章台、阳春馆、振华俱乐部;寿安有明盛堂、风雅堂、仙咏阁;中兴场有永忠俱乐部、和颜全;建国后,县城有八凤戏剧学会、城关业余川剧团、蒲江县川剧协会,寿安有寿安业余川剧团,西来有西来业余川剧团等。川剧在县内的演出场所,也是遍布城乡,无论是会馆、庙宇、场口、坝子都在搭台唱戏。县城会馆有:湖广馆(禹帝宫)、江西馆(万寿宫)、广东馆、陕西馆。寿安有湖广馆、江西馆。县内庙宇:城隍庙、衙神庙、关帝庙、东岳庙、炎帝宫、二仙宫等处各搭设戏台,加上各场镇“万年台”,全县有戏台30余座。蒲江作为一个丘陵小县,有如此广泛的演出团体及场所,就为县内川剧的活动与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平台和空间。

由于当时社会文化生活单调,看戏就成为群众文化活动的主要形式,而川剧又系本省地方戏,其声腔、语音的地域性强,意为广大群众接受和喜闻乐见。县内群众得知有戏班来演出,不惜爬山过水走很远路程来看戏。那时夜台没有电灯,就用松明子、煤气灯照明,冬天寒冷,观众煨着烘笼坚持,台上演员做戏也分外认真。本县请外地戏班来县演出,各乡镇自愿分摊残银。如中兴场唱戏,照例由“张公八堰”各堰碾分担一本戏的钱,下余由场上各店铺凑足。县内群众不仅爱看戏,而且懂戏,熟悉戏文,还要品评演出。譬如王家祠会戏中,对来此“跑码头”戏班角色的唱做工夫,历来要求甚严。他们公推庙会会首,演出中于台下翻对戏文唱本,如发现唱词有一字之差,就要罚以免费重演。因此,各地戏班把到此演出称之“过刀山”。

三、蒲江在近代历史阶段涌现出的杰出川剧剧作家

川剧艺术活动频繁而兴盛的蒲江,在近代历史阶段孕育出了许多杰出的川剧剧作家,创造出了他们成名的佳作,同时又反过来推动了戏剧事业的进一步发展。著名的蒲江籍川剧剧作家主要有:

徐文耀,生于民国五年(1916年),蒲江县西来场墩柑村人。据他本人自述,他幼小时喜爱看戏,读初中时积极参加川剧“玩友会”学唱、学打(敲锣)、学演,自此“便与川剧结下了不解之缘”。1932年参加“临邛惜阴票社”开始川剧创作,1944年他为“新又新剧社”编写川剧新词唱段,受到重视和好评。19451949年,徐先后在成都三益公、锦屏大戏院、华瀛大舞台担任编剧、创作和改编了大量古典、时装和现代戏上演,因而名声鹊起,在广大观众中和省市戏剧艺术界享有较高的声誉。成都解放后,他更加努力从事川剧创作,并先后担任成都市川剧团副团长、市川剧院川剧二团副团长兼编剧、市川剧院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川剧创作室副主任等职。

徐文耀新编、改编和整理的古典、历史川剧(以连台戏为主)有:《秦香莲》改编,上下本;《卓文君》新编,上下本;《弓鞋莲瓣》新编,上下本;《离燕哀》改编,连台四本;《武则天》新编,连台十本;《天宝图》新编,连台八本;《剑侠奇中奇》新编,连台八本;《穿金宝扇》新编,二本;《血滴子》新编,第一本;《蛮荒春色》新编;《纣王无道》新编,连台八本;《瓦岗寨》新编,连台八本;《太平天国》新编,二本;《白蛇传》新编,连台六本;《皇帝与妓女》改编,上下本;《梁山伯与祝英台》改编;《花木兰》改编;《王昭君》整理;《炼印》改编;《画皮》改编;《金钵记》改编,上下本;《杜十娘》整理;《窦娥冤》改编;《赵盼儿》改编;《缇萦救父》整理;《拉郎配》整理;《卧薪尝胆》新编;《乔老爷奇遇》整理;《仙女峰》新编;《投庄遇美》改编;《贬状元》新编;投军别窑》整理等110余出。

新编、改编和整理的现代川剧有《小儿黑结婚》改编;《人民的死敌》新编;《记着这笔血债》新编;《穷人恨》改编;《殷善人》新编;《成渝铁路四十年》新编;《小女婿》改编;《鸽子姑娘》改编;《端阳节》改编;《糖衣炮弹》新编;《跃进图》新编;《百丑图》新编;《好帮手》新编;《中秋之夜》改编;《月上柳梢头》改编;《望娘滩》整理;《全家乐》新编;《红岩》改编,第二本;《两个队长》改编;《水牢记》新编;《军事代表智灭剿匪》整理;《洪石钟声》改编等。

徐文耀可称是一位勤勉多才而优质高产的川剧剧作家。他无论在新创、改编或整理剧本中,创作态度都是积极而严谨的。能充分把握并灵活驾驭剧情的铺叙发展,善于抓住人物思想感情的变化和展示戏剧的矛盾冲突,然后根据剧情及角色特点选择合适的声腔(昆、高、胡、滩、灯)、韵脚、曲牌、及舞台术语等加以安排处理。因此他所编的创的剧目质量都较高,往往能同演员的唱、念、做、打各环节配合得恰到好处。从而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他编写的部分剧目,在建国后分获省市许多奖项,其中《杜十娘》,还在1956年被北京电影制片厂摄制成川剧艺术片在全国放映。

彭体元,字春庵,号椿轩,蒲江县中兴场人,生于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左右,卒于道光二十年(1840年)。其生性直率幽默,旷达不羁,文笔酣畅。所创编剧主要有:《凤凰琴》《双龙珠》《金榜山》《四贤记》《孝感天》《天感孝》等六种,集之为《椿轩六种曲》,在当时颇负盛名。时人赞曰:“年逾古稀,精神矍铄。览其平时所作文章风清雪亮,能冠一时,而又工于曲谱”;读椿轩六种戏曲“如云雾齐披,直焕瑶天星斗;山河皆壮,如开福地嫏嬛。”六出剧的内容梗概分别为:

《凤凰琴》,写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爱情故事,共十六本。剧中的《择配》《议婚》《汲井》《当垆》《题桥》《卖赋》等场都写得十分成功,不落俗套,令观者耳目一新。当时文学家何一山评此剧:“因夺酒杯浇垒块,低声苦唱近优家。”称该剧是以戏传情,以情感人,作者借剧中人的人生际遇为“酒杯”,以浇洒自己心中的块垒,“既替古人辩诬”,又为自身抒泄。可见他创作此剧感情发自内心,故能真切动人。

《双龙珠》。写剧中人钱绍德、钱绍锦兄弟历经艰辛双双“成龙”的故事。剧作通过人物的爱情生活、投军征战、凯旋而归、同方花烛等情节来铺叙剧情。作者还为此剧创意赋诗八首,如其中有云:“不避蛟龙气自豪,虎头燕颔是班超。大将干城辅圣朝,一针定海息波涛”、“红颜美盼生成样一对琼花玉树交”、“天婿封侯真贵相,为卿金屋贮阿娇”等。

《金榜山》。共六十本,写巴州状元张曙故事,剧中展现男女主人公含辛茹苦,终至团圆美满,其悲欢离合情节感人至深。当时剧评者认为,此剧可与元代高则诚所作《琵琶记》媲美。清道光年间,滇南进士华日来览此剧后评誉为:“绘影绘声读之脱口生香。如看名花,迎眸欲笑;如食谏果,回味弥甘。”

《四贤记》。共两卷,上卷《节义》,下卷《忠孝》,该剧写屈天星孝亲、尊师、敬友,以身赴敌报国破贼,终得佳人青睐,以“玉人娇,双鸳枕”作为结局的一出宣扬社会、道德伦理的戏。

《孝感天》。共十本,西汉文帝时的故事。演上天欲诛灭汉高祖的八个儿子,以清算他屠戮功臣之罪孽。而在文帝未立前皇子就已暴亡六人,文帝即位,淮南厉王也因谋反被诛,唯文帝刘恒因行孝得免死于非命,并且自他以后还延续汉室统绪四百年。这是一出宣扬善恶因果报应的戏。

《天感孝》。共十本,是《孝感天》的续篇。写汉文帝尽心侍奉母病三年,又得窦氏皇后之孝与之相配,伉俪和谐康寿;而诸吕(以汉高祖刘邦皇后吕稚为首得吕氏家族)谋篡,作恶多端,则落得个“青宫(天庭)尽灭吕家人”得可悲下场。当时蒲江有“长秋山人”者,为此剧作《题词》曰:“青宫第一孝为优,天上权衡自运筹;大汉江山长不灭,推来理数德宜修。”

正是:“蒲江原本戏剧乡,根基深厚源流长。悦情冶性助教化,粉墨春秋遗华章。”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