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风物土产
一针一线,万事万物尽收于方寸之间
浏览:    来源: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9-12-11 15:53

蜀绣,又称川绣,主要产于四川成都,以软缎和彩丝为原料,绣刺技法独特,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

川绣的历史可追溯至商周时期,3000多年来,蜀绣与蜀锦犹如一对明艳照人的姊妹花,完美地诠释了“锦上添花”的妙义,为花团锦簇的锦官城更添几许温柔富丽
女工之业  覆衣天下

蜀绣自产生以来,就以其精美、昂贵、珍稀而成为上流阶层的专宠,只有帝王将相才有资格享有。迄今发现最早的蜀绣遗迹,就是广汉“三星堆”遗址中出土的一具青铜塑像,留存的服饰上有明显的双龙图案。据鉴定,所塑铜像为古蜀君王,服饰上的龙纹为蜀绣。

蜀地自古丝织业发达,蜀绣便有了雄厚的基础,加之蜀女的心灵手巧,所以到西汉末蜀地“女工之业,覆衣天下”(《后汉书》),是全国闻名的锦绣之都。蜀绣源自民间,作为工艺,在当时很是稀罕的奢侈品,所以受到朝廷官府控制。汉朝政府专门在成都设立“锦官”来管理蜀锦蜀绣。


蜀绣精品

锦绣之都的富丽繁华,一直延续到唐宋时期。隋唐时史称“成人多工巧,绫锦雕缕之妙,殆牟于上国”(《隋书·地理志》)。由于得天独厚的社会物质条件和成都人好华服美食的风尚,民间富裕人家多衣锦绣,“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温庭筠),“锦浦春女,绣衣金缕,雾薄云轻”(韦庄);“后园里看百花发,香风拂绣户金扉”(毛文锡),蜀绣制品几成富家女身份的标志。
绣品 天下无双

清代,成都周边郊县(郫县、新津、邛崃、崇州)刺绣从业人员众多。不少家庭以此为业代代相传,蜀绣成为老百姓维持生计的一项重要经济来源,并逐渐形成众多小型刺绣作坊,九龙巷、科甲巷一带就有八九十家,从业绣工1000余人。绣品以本地织造的红绿等色缎和本地练染的各色散线(较粗松的丝线)或丝线(较细紧的丝线)为原料,产品为镜帘、花边、嫁衣、卷轴、鞋帽、裙子、枕套、被面、帐帘等日用品,取材多数是花鸟虫鱼、民间吉语和传统纹饰,颇具民间色彩。


蜀绣

道光年间(公元1831年),成都地区成立民间行业组织“三皇神会”,由店主组织工人生产、加工、销售蜀绣制品。至此蜀绣从家庭小作坊正式步入市场形成规模化生产。绣品开始由专业的设计师进行设计,逐步形成三个刺绣业别::穿货(礼服、霞帔、睡衣、挽袖及其它实用品)、行头(剧装)、灯彩(红白喜事用的围屏、彩帐、被面等)。

同期,蜀绣在传统刺绣技法的基础上又吸取了苏绣和顾绣的长处,发展成为全国主要的绣种。到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政府提倡振兴实业,由于官府的重视,民间蜀绣盛行。在四川劝业道台沈荣坤,周孝怀主持下,成都成立“劝工总局”,劝工局生产的绣品瑰丽精美,独具一格,据说清代不少宫廷绣源自成都。
闺阁家家架绣棚
妇姑人人习针巧

古代刺绣又称为“女红”,是女性的重要技能,不论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精通刺绣则是衡量女性灵巧贤淑的重要标准之一。
明清以来,刺绣在四川民间广为盛行,是除农耕以外的最主要副业。在川西坝子,不管城镇还是农家院落里,处处可见“闺阁家家架绣棚、妇姑人人习针巧”的繁荣景象,其针法技艺母女、婆媳、姑嫂、妯娌之间相互影响,祖代相承。《锦城竹枝词》有云:“豌豆芽生半尺长,家家争乞巧娘娘。天孙若识支机室,块质犹存织锦坊”。由此可见刺绣对于成都女性的生活是多么的重要。


精美蜀绣

据成都方志载,及至清末,成都地区男性服饰都还受满族服饰影响,家庭富裕者常着绣有各种花纹图案的丝绸长衫,腰间束一腰带,前后挂满各种饰件,如香囊、钱袋、怀表、荷包、扇套、小刀、眼镜盒等。香囊的形式主要有鸡心荷包、腰圆荷包、葫芦荷包,除此外尚有花篮、莲蓬、银锭、灯笼、双鱼、双钱、蝉、蝙蝠诸形及五色线缠粽子等等,并配有各色彩线或绦子编做的挂袢、花牌子、络穗。其取材十分广泛,山川花树、鸟兽虫鱼、人物故事、几何图案、吉祥纹样,无不尽收于方寸之间。这些绣工精美的香囊荷包大都出自闺阁之中。

南朝梁张率《绣赋》有云:"寻造物之巧妙,固饰化于百工……顾影自媚,窥镜自怜,极车马之光饰,尽衣裳之妊妍……"。旧时以绣为生的女子,大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长年坐在深深庭院里,终日埋头于那些绣花用的绷布、绷架、花针、彩线中。在堆积如山的五彩锦缎和丝线前,青春,日复一日地流走,朱颜,在漫漫岁月中变成白发。传世的,是一幅幅精美瑰丽的绣品。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