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魅力成都 > 风物土产
簇锦,我在丝路的历史中追寻你的身影
浏览:    来源: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发布日期:2020-01-20 09:30

蚕欲老,箔头作茧丝皓皓。

场宽地高风日多,不向中庭燃蒿草。

神蚕急作莫悠扬,年来为尔祭神桑。

但得青天不下雨,上无苍蝇下无鼠。

新妇拜簇愿茧稠,女洒桃浆男打鼓。

三日开箔雪团团,先将新茧送县官。

已闻乡里催织作,去与谁人身上著。

唐代诗人王建在《簇蚕辞》诗中,生动地记叙了养蚕户在老蚕作茧前的忙碌和祈望。而说起蚕桑与丝绸,必然会谈到成都。

 

 精美的蜀锦

说起丝绸,蜀锦是为世人所共知的。古时,成都在锦江万里桥上游锦江南岸一带设锦官管造织锦,控制出品品质,从这里生产出来的蜀锦不仅经锦江水路运往下游东部各地,更通过万里桥向西南的通外大道运往祖国南方及西方亚欧诸国,成为了南方丝绸之路的主要货源。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纹样

这条古丝绸之路,就从簇锦镇穿过。簇锦镇有着悠久的蚕桑业发展史,单从名字来看,我们就知道,这是一座与丝绸分不开的城市:

簇锦的“簇”在古代有蚕簇之义,蚕簇多用油菜秆、麦秆等扎成,供蚕吐丝做茧之用;簇锦的“锦”,则与成都别称锦城的“锦”拥有相同的含义和渊源。

那么,这座小镇是怎样发展为蚕桑业的“重镇”的呢?

故事要从遥远的秦代说起。秦朝以后,随着南方、西北、海上丝绸之路的拓展畅通,为满足国内外市场不断増长的丝绸贸易需求,蜀锦的生产不断向郊外扩展转移。于是,地处近郊,且位于南方丝绸之路要道口的簇锦机投等镇,便从栽桑养蚕之乡发展成了缫丝织锦之镇。


花树对羊锦

到了唐代,成都桑蚕、丝织业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当时簇锦地区蚕丝所制成的蜀锦已经成了朝廷的贡锦,名声在外。不过在此后较长的一段时期,由于南方丝绸之路受阻,时断时续,成都丝绸更多的经北方丝绸之路运出。

 

连珠龙纹锦

新疆博物馆藏有国家一级文物—唐代丝织物残片“连珠龙纹锦”。这一残片背面有墨书题记“双流县,景云元年,折调绌绫一匹,八月官,主簿史渝。”它是迄今为止国内出土的丝织物中,唯一载有出产地的实物。景云元年即为公元710年,而当时的簇锦镇,就隶属于双流县。

到了宋和明、清时代,簇锦镇蚕桑丝织业并驾齐驱,发展成为重要产业,也为当地民众带来了经济收入。因丝绸而兴,簇锦场镇的规模、面貌和民众生活水平都远在周边其他场镇之上。

 

养蚕

清乾隆时期,清政府曾在簇锦设劝业道,可以看出其对蚕事的重视。在规模上,簇锦的丝绸业生产、加工也发展到了鼎盛时期,经营户最多时达到300余家,从业工匠达到5000~6000人。

另一方面,生丝的交易也十分发达,因蚕丝交易兴旺,簇桥一度被称为“茧桥”。无论东路的资州(资阳),北路的潼川(三台),南路的嘉州(乐山),西路的灌县,还是陕西、湖北、江西、广东等地的丝绸商人,均云集古镇,每晚十时后仍然灯火辉煌。

民国初期,簇桥古镇分为3段,上场、中场、下场中间由三道木栅门隔开。


簇锦古镇和灵官楼

当地有句俗语:“上场顶子,中场银子,下场棍子。”上场是达官贵人聚居之地,中场是丝店与会馆汇集之处,下场是袍哥大爷和苦力们的居所。三道木栅门清晨5到6点开启,晚上11点关门。

在簇桥中街的刘家大丝店的正门,有一副蓝底金字的对联:”水火同工小天地,经纶巧制大文章”。这副对联生动形象地展现了簇桥丝绸生产的规模特色以及蜀锦的精致华丽。

得益于桑蚕业的兴旺和丝锦业的繁荣,明清两代簇锦镇兴建了很多会馆。除省内商人前来交易丝绸外,还有一些外地客商,如广东、江西、陕西、湖北等地的丝商也来到簇锦,陆续建立了湖广馆(又名禹王宫)、广东馆(又名南华宫)、江西馆(又名万寿宫)、陕西馆(又名帝祖宫)等。



嫘祖,西陵氏之女,轩辕黄帝的元妃,她发明了养蚕,史称嫘祖始蚕

与此同时,当地还成立了不少丝绸业商会和同业公会。较有特色和影响的是太阳会和机神会,太阳会就是祈求天气晴好,多出太阳,以便于晾晒蚕丝和新濯丝绸。而机神据传说是养蚕缫丝的创始人嫘祖,她被会员尊奉为保佑丝织业兴旺发达的神灵。

每年九月九日,簇锦织锦业商会和同业公会都要祭祀机神嫘祖,举办隆重的祭祀活动,要在万年台演川戏,并设宴招待会员,联谊同乡商友,以增进乡情和行业友情。


簇桥古镇

20世纪30-40年代,因日本生产的人造丝绸大举入侵,加上连年军阀混战、抗日战争,成都养蚕丝绸业逐渐趋于凋敝。到1950年,镇上仅存丝绸店铺六家,1966年后则消失殆尽。

但是,簇锦镇2000多年桑蚕丝绸业发展历史,随同南方丝绸之路的辉煌历程则将永载史册,并成为成都人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元代程棨耕织图中的养蚕场景

不夸张的说,簇锦镇,“南方丝绸之路第一镇”的称号实至名归。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