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媒体地情 > 图说成都
老成都一座电影院富了一条街 李劼人称这是市民生活的革新
浏览: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日期:2019-11-25 10:56

老电影院地址

 

民国时期成都人放电影

19342月,蒋介石发动了一场“新生活运动”,强调要造成一种新风气带动全国,“使全体国民的生活都普遍的革新。”

几乎在同时,受之前的中国新文化运动和蒋氏“新生活运动”的影响,1934年秋,成都士绅邹昕楷曾和南下四川的著名影人“万氏三兄弟”,在成都千祥街(今新华大道以南)合办了大同电影公司及大同电影学校,他们拍摄了四川第一部方言故事片《峨眉山下》。电影由万赖天编导,田汉改编,黄氏三姊妹和电影皇帝金焰主演。

自从1921年北洋政府教育部通令小学教科书一律用白话文编写,白话文逐渐用于迅速增多的所有新文学刊物。此后,白话文运动取得了完胜,在成都放映的电影也在告别“无声时代”后,多是用白话文来表现电影中的人物对话或场景旁白。
李劼人《川报》写“电火戏”

其实,成都最早的电影院应该是190412月出现的,据当时的《成都日报》报道:“美国活动电戏”在蓉上映,这是成都有据可查的最早的电影放映活动,也是最早在报纸登载的电影广告。邹昕楷曾和“万氏三兄弟”开办了电影院后,立即在成都民间掀起一股时尚文化趣味,无论城里还是乡下人,都把看电影当作一种很潮的事情来享受。

“上呱子成都,看呱子电火戏,日呱亮堂堂的,锣鼓都没有打就幺呱台了!”这是老成都刚出现电影时,川内某地乡下人进城看电影,说的一句地方话。那时不少新津、华阳的乡下人,把看电影说成是看“电火戏”。

19197月,在《川报》担任主笔的著名作家李劼人,还在这张报纸上写了几篇有关“电火戏”的评论,也介绍了市民看“电火戏”的盛况,称这是“市民生活的一次革新。”
当时看电影属高档消费

《成都电影志》介绍,1924年成立的新明电影院面世后,看电影男女要分开:堂厢是男观众席,两侧楼厢是女观众席。只有作为包厢的正面楼厢可以男女同坐。

19365月,新明电影院从春熙北段青年会体育室迁到城守街,仿照上海卡乐登电影院的造型重新建设。堂厢两侧楠木门窗镶嵌着彩色玻璃,坐椅是楠木翻板的,楼上的包厢内坐椅则是舒适的木架藤编靠背。楼厢座位安排别具一格,不像现在的单人联排座,除了单人座还有双人座、三人座,均与左右座位不相连,观众对号入座,票价也高于堂厢。根据19466月的档案记载,其座位数达到1329个。

那时看电影还属于高档消费,出入新明电影院的也多是当时社会的上层人士。电影院里,楼、堂厢每个座位的靠背上,均安有一个放茶杯的铁丝网篼,入场时有服务人员到座位售茶,影片快结束时再收回茶杯。

1936年,新明电影院迁至紧邻春熙路的城守街重建开业,设有座位1329个。
用白话文表现人物对话

爆米花、饮料是现在年轻人看电影必备的“神器”,但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成都,看电影可以边看边喝茶。在电影院翻板椅子的背后,有一个用铁丝缠绕的托架,可以用来放茶杯,还有专人为观众掺茶。

民国时期,在成都看电影不兴座号,先来的坐好位子。如果想图经济实惠,还有站票可以买,票价只需要2角钱。在当时,还有一个惯例就是“中场休息”。那10分钟的休息时间,观众可以上厕所,也可以去电影院休息室翻阅电影海报。

一座电影院可以富一条街,城守街上的糖果店、点心店、干杂店等小铺子,生意都很好。看完后,观众们都会津津乐道地谈论电影故事,也经常拿电影里的情节和蒋介石的“新生活运动”扯到一起。
黄氏三姐妹带来明星热

1934年,一家由成都名媛黄侯女士和著名电影人万籁天共同创办的大同影片公司正式成立。大同电影公司拍摄的第一部电影是有声电影叫《峨眉山下》,一炮而红。主角成都黄氏三姐妹—黄今、黄侯、黄美也随之走红,成了四川第一代的电影明星。这些活跃在银幕上的光鲜形象,在很多蓉城男女心中种下了明星梦。

19368月中旬,黄侯着手筹备四川影片公司,并对外发布了招募演员的消息。报名者有公安局的警员、凤凰山机场的空军、特务团军乐队的号手、大中专校的学生、医院的护士、普通市民,甚至还有慈惠堂收容的流浪者和卖唱的歌女。他们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4岁,最大的已经“奔四”了。这些预备演员参选的热情丝毫不亚于现在的“好声音”选秀。

不过,海选出来的26个年轻人的明星梦打了水漂,因手续不全,被警察在电影院贴上“违法私设,奉令查封”的封条。虽然事后黄侯也给警察局写了说明情况,但再没有下文。 田慧敏 文/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