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媒体地情 > 图说成都
全成都市历史上的“第一盏电灯”是从哪里亮起来的?
浏览:    来源:成都方志   发布日期:2019-12-02 09:51
 

商场筹建 轰动全城 

清代末期的1908年,曾留学日本、思想颇为开明的四川通省劝业道道尹周孝怀,为推行新政,振兴实业,首创成立成都劝业场建筑股份有限公司,筹集白银4万两,选中总府街与华兴街之间的原老盐店一段地皮开工建场。

1909年,劝业场建成正式开场,铺面全部为一楼一底,楼上走廊是回环相通的。在长度不到200米的商街上,遍布150多家店铺,而各店经营又有各自的特色和专长。为维护正常的营业持续,商场规定:凡车马轿抬一律停放场口,不准进场——日久天长地相沿成习,事实上打造成了全市最早期的商业步行街。开场之日,最具轰动效应的事,莫过于万人空巷争相来场看亮电火

 

1909年开业时的热闹场景

那时,成都市民及闻讯赶来的四乡农民们还都没有见过电灯,而追求新潮的商场专门从上海购回发电机发电,在前后场口各高悬一个大电球,每到傍晚灯光一亮,万众欢呼称奇,给商场增添不少商机。劝业场建设的本意,原为“劝工劝商”,推销和发展本地产品,但在实际经营中,洋广杂货等外来商品却占到百分之七八十。为使商场营业名分与实情相符,经建筑公司呈报北京农工商部,于1910年正式改名为商业场。

开业隆盛 劫火凄凉

商业场开业,货色繁多新颖,很能吸引顾客。从绫罗绸缎、刺绣、毛衣、皮袍、古玩玉器、机织提花布、五彩玻璃器皿、留声机、外国自行车、巴黎香水,到被面、毛巾、梳篦、香粉、洗漱用具等日用品,陈设得五光十色,一应俱全。饮食服务方面,有经营中西大菜的楼外楼、川菜加小吃的一家春、聚春堂、以生产优质桃片驰名的享果铺味虞轩、皮韧馅饱鲜香美味的江楼水饺、富丽堂皇设备周全的悦来旅馆、楼高雅座的茶楼宜春楼、第一楼等。商业场开业一年后,市利倍增。据统计,开场的1909年,全场年交易总额为白银33万余两,1910年达白银46万余两,营业额上升39%


早年时期的劝业场

哪知好景不长,开场后的1911年,四川省宣布独立,军政府都督蒲殿俊发动兵变,巡防军和新军满街抢劫打起发,乱兵们冲进商业场把商品洗劫一空,损失异常惨重。此后几年,由于北京百货帮的敬益增、绸缎帮刘万和、洋广货帮的鼎丰隆、上海胜记等大商号的迁入,商业场的元气才稍有恢复。但到了1917年,在军阀混战中,川军刘存厚同滇军罗佩金、黔军戴戡部在城内发生激烈巷战,商场再度遭到蹂躏和劫难。而且祸不单行,同年腊月十五日深夜,一商家不慎失火而殃及全场,因商场建筑全系木质榫头结构,房屋密集,街面窄小,极易燃烧与窜火。这场大火,直烧得全场一片灰烬,商家们呼天号地,景况凄凉。

抗战复苏  民末衰微

抗日战争时期,大批“下江”及外省富人、商贾来蓉疏散,把他们所携的大量资金投入商业场经营,使场内商业运营得以再现生机。此期,场内匹头、百货、药品店铺占全场以上。其中有名的如刘万和绸缎铺、敬一增百货店、以突出吹打宣传及商品“打折”而招徕顾主的齐齐商场、经营参茸燕桂及当时价格昂贵的进口盘尼西林等中西药材药品的广和参、五洲药房等。茶叶、饮食、服务等也乘势兴起。如商业后场的桃园茶社,也跨两街,从后场口进而从华兴正街“盘飧市”卤菜店侧穿出,茶桌好几十张,常有四川清音、扬琴、口技及各种杂耍表演,座无虚席。新集场头(总府街小学侧)新开一座二泉茶楼,茶香水好,设备精美,还附设当时很时髦的美发厅、弹子房,还有徐福昌西服店、王维洲咖啡馆、锦江春面馆、三友凉粉素面店。悦来场也开设了整洁雅致服务周到的沂春浴室、档次和品位较高的白玫瑰茶厅、紫罗蓝茶厅、加上原有的吉安茶社、一品香茶社。此外,三场还有专营文化用品及业务的修竹轩苏裱铺、竹雅斋纸店等。

1946年,国民党政府发动全面内战,反动政权摇摇欲坠,通货膨胀,纸币贬值严重,商家因资金周转困难负债累累,濒于破产境地而致商号纷纷倒闭。商业场在特定的政治、经济、历史文化背景下,前后持续达数十年之久的繁荣景象就此告终。




1986年重新开业的商业场与如今的商业场

解放后,随着党和政府恢复发展生产政策的贯彻落实和对工商业的大力扶持,特别是改革开放、搞活经济的二十多年的蓬勃发展,商业场经营和建设步入社会主义商品经济正常轨道,在新世纪里又才得以崭新的姿态,焕发出她那绚丽夺目的光彩。

注:原文作者杨晓杰,文章有删改

版权声明:本文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若已获授权,请注明“来源:成都方志”。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