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媒体地情 > 图说成都
清代成都的商品交易有多独特?
浏览:    来源: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发布日期:2020-01-03 10:11

川西场镇

清初,移民浪潮促进了农村劳动力的快速增长,成都经济迅速复苏。各种土特产品从农村涌向城市,从而催生清代成都特殊的商品流通市场—川西场镇

川西场镇星罗棋布地分布在成都周边,点缀于城市与乡村之间,在传统文化的外壳之下,将城市文明传递到乡村,将乡村物产流通到城市,在商品经济浪潮中坚守着传统的民风民俗,成为清代至民国时期成都经济社会的一个缩影。


清嘉庆《华阳县志》中的疆域图。图中场镇星罗密布

清代的场镇市场首先兴起于成都市区近郊,如清初成都县的青龙场、苏坡场、青羊场、马家场,华阳县的中和场、太平场、红牌楼场、白家场、黄龙溪场等。随着城市商业的繁荣,场镇市场迅速发展。

据统计,乾隆时期今成都市范围内共有大小场镇51个;嘉庆时期,场镇达到195个;到清末20世纪初进一步发展到370个。乾嘉以后,在商品经济发展程度较高的农村地区或地处水陆交通枢纽、商品流通要津的大镇,形成集散中心,它们辐射周边,带动无数个小场镇,形成场期交错、功能互补的场镇网络,对成都商品经济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如新津县武阳镇、金堂县赵镇就是非常典型的集散中心,辐射带动了附近数县乃至十多个县的物产流转。一些场镇发展为大宗土特产品交易市场,如双流县簇桥镇为蚕丝大市,灌县石羊场为全国有名的川芎药材集散市场,新繁镇为著名的棕编工艺专门市场。有的场镇既有大市,也有小市,如悦来场是大邑四大场镇之一,兴盛时期有26个专业市场。


近现代四川场镇经济志

晚清,成都各地的场镇开始出现以庙会、神会为名义的货物交流会。如金堂县中秋“月光会”,崇庆州崇阳镇城隍会(中秋)、元通场清明会(清明)、羊马场童子会(三月初三)。

场镇是清代成都乡村社会生活的重要舞台。每月的一、四、七,三、六、九或二、五、八这些交错进行的赶场天,场镇打破平日的宁静,成为人流、物流、财流的聚集与发散地。农民以场镇为中心,以所住院子(林盘)到场镇为活动半径定期流动,物物交换,出卖劳动力或经商,享受茶馆消费、唱戏、玩灯、杂耍小唱等娱乐活动,在接受新鲜事物的同时,也坚守着独特的民风民俗。


清代及民国时期四川地区场镇数量分府统计

一直到民国乃至新中国时期,成都平原的场镇依然保持着自己独有的特色,并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引起国外社会学家的广泛关注。当时美国卫斯理学院人类学家脱鲁岱(Mary Bosworth Tredley)到成都华阳县的中和场做社会调查,于1947年写出了著名的《The Men and Women of Chung Ho Chang》一书;此后不久美国著名人类学家施坚雅(G. William Skinner)通过对高店子(当时属华阳县)三个月的社会调查,写出了《中国农村市场与社会结构》系列论文,提出了著名的“基层市场社区”理论,不仅对美国的中国学研究产生了巨大影响,也在中国学界引起了广泛共鸣。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