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媒体地情 > 成都影像
四川抗战记忆-远征(二)
浏览:    来源:四川网络广播电视台   发布日期:2018-12-27 15:50

这是一张戴安澜将军的老照片,就是这张照片,使何大吉脑海里泛起了层层记忆浪花,当年给戴安澜将军当通讯兵的情景慢慢浮出了水面。  


  在宜宾市兴文县古宋镇大田湾村,村民们与外界唯一的联系是一条小河。今年90岁的何大吉老人,已经在这个村子生活了50多年。老人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他14岁就参军的情景。那是1939年,从香山中学毕业的何大吉,当了一名普通的勤务兵。 


  而此时,中国在对日战场上形势危急。同年11月,日军攻占南宁,切断了桂越公路,次年6月,又切断了滇越公路,中国唯一的国际生命通道——滇缅公路告急。  


  这天,何大吉像往常一样上街购买生活用品,碰巧街口有一个远征军招兵点,想到可以直接上战场打鬼子,何大吉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1941年,何大吉和战友在纳溪接受了基本的军事训练,同年底由云南转机到缅甸仰光,后被分配到第五军200师598团,成了中国远征军的一员。 


  1942年3月,何大吉所在的200师作为远征军的先行部队,日夜兼程,赶到缅甸同古,准备对日作战。同古南距仰光250公里,北距曼德勒320公里,其西北还有克永冈机场,是仰曼铁路的重要城市和战略要地,也是日军“必须迅速占领”之地。3月8日,仰光失陷后,同古成为意义重大的战略据点。 


  200师到达同古不久,戴安澜师长和日本军团约定,双方对仗三小时,随后停战休整。趁着休整间隙,戴安澜巧妙指挥发动突袭,消灭了日军的一个小分队。 


  由于何大吉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出色,被推荐给戴安澜师长当通讯兵,每天的任务就是完成戴将军交代的各种私事,跟着戴将军巡查阵地。不久,驻扎在同古的日军发动反攻,由于西线英军没有采取积的极配合行动,中国远征军后续部队未能按预订计划到达同古前线,第200师苦战12天,伤亡2000余人,内缺粮弹,外无援兵,面对增援后4倍于己的敌人,困守孤城,形势危急。 


  3月29日,戴安澜率200师趁势突围,与敌战到次日凌晨,中国守军大部分渡过锡塘河,跳出日军包围圈,至此,同古保卫战以中国军队主动撤退宣告结束。 


  按照既定路线,何大吉所在的200师往密支那以北的大片原始森林“野人山”撤退,不料半路遭日军伏击,何大吉双手握着机枪跟在戴安澜将军身边,一边打一边撤退。 


  日军的子弹和大炮不时从头顶飞过,身边的战士不断倒下,何大吉背着戴安澜将军跑了几十步,突然一晃倒地,何大吉一看,自己小腿上中了三颗子弹,旁边的士兵急忙背起倒在何大吉身上的戴将军,继续赶路。这时,枪声四起,喊声一片,偌大的野人山成了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 


  历经4个月的艰难跋涉,何大吉和剩下的战友们终于走出了野人山,后到云南马边驻扎。而这次撤退野人山的的行动,也成了他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 


  抗战胜利后,何大吉所在的589团被调到东北。1950年底,何大吉参加了另一场战争——抗美援朝。 


  随军出征缅甸,与日寇激战同古,亲历戴安澜殉国,翻越险恶野人山,参加抗美援朝,何大吉只是千万远征军的一个缩影。为了保卫家国,他们跋山涉水,用自己单薄身躯为国家筑起坚固的城墙,他们把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战场,献给了中国远征军。他们,也许丧生远征途中,也许战死异域他乡,也许毙命荒山野岭,但他们,从未因远征而离开祖国、离开人民。 


责任编辑:杨文武



book_foo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