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top.jpg
当前位置: 首页 > 数字方志馆 > 志鉴探讨
《〈华阳国志〉故事新解?前言》
浏览:    来源:成都地方志   发布日期:2016-10-27 16:08

黄剑华

 

     《华阳国志》是一部非常重要的地方志书,对研究古代巴蜀人文历史的学者来说,更是案头必备之著。这倒不仅因为《华阳国志》是中国地方志中的开山之作,具有取材广博、资料丰富和编撰精妙的特点;更主要的还在于书中对古代巴蜀历史传说、西南地理山川与郡县沿革、西南夷各民族与民俗民风,以及汉晋时期西南地区的人文、政治、经济、物产、水利、交通、自然科技等都作了较为完整而详细的记述。我们知道,古代巴蜀地区早在新石器晚期就已出现了城市文明的曙光,商周时期已形成了灿烂辉煌的青铜文明,成都平原上的新津宝墩遗址、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等考古发现对此便给予了充分的揭示。但关于古蜀时代的文字记载则很少,譬如像《山海经》与《蜀王本纪》等,记述的只是一些概况,而且浸染着浓郁的神话色彩,透露出较多的传说成分。所以我们对古蜀的了解常常云遮雾绕,在想象与猜测中充满了迷茫之感。《华阳国志》则从地方志的角度,以真实而系统的记述,为我们了解和研究古代巴蜀与西南地区的历史人文地理提供了非常珍贵的资料。所以《华阳国志》在学术界同仁们的心目中,确实是非常有用的一部书。对于广大文史爱好者们来说,《华阳国志》也是非常有趣和耐读的一部经典著作。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要了解古代巴蜀史,或学习国学,《华阳国志》都是不可不读的。

常璩生活的时代,正值南北朝东晋多事之秋,政局动荡战乱频繁。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要潜心学问著书立说,可不是一件容易事,而常璩却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出色。从古到今,人们大都习惯于追逐世俗的利益和好处,将升官发财视为成功,把建功立业当作荣耀。常璩在仕途上并不顺畅,在李氏成汉政权中担任过散骑常侍,只是一位小小的史官,归晋后任参军,后来迁居建康更是长期赋闲。如果用世俗的眼光来看,常璩是不怎么成功的,也可以说是一个被埋没的人才。但常璩绝非庸碌之辈,他所追求的是一种境界,而并非那种过眼烟云式的浮华与名利。他看重的是学问,在著书立说中享受着莫大的快乐,而这种快乐是任何世俗的得失都无法替代的。常璩一生都在写作,以一种天高地阔的胸襟和心态,徜徉和驰骋于笔墨之中,将他的才高八斗与学富五车都融化在了他精心撰著的《华阳国志》中,使这部地方志书中的巨著焕发出了穿越时空的光彩。常璩确实是值得敬佩的,他所描述的西南山川和人文历史,是如此的生动翔实而又五彩缤纷,有了这部广为流传的《华阳国志》,其生命也就得到了升华,堪称不朽了。

    作 为一位长期从事文博工作和文史研究者,《华阳国志》也是我非常喜欢和经常引用的一部书。这些年我对古蜀文明与三星堆和金沙遗址考古发现作了一些研究,相继撰写和出版了几部著述,最近又在秦汉美术考古领域作一些学术探索。在我进行的这些研究过程中,无论是对先秦时期与古蜀时代的涉猎,或是对秦汉美术考古的探索,《华阳国志》都提供了很多重要的参考资料,可谓百读不厌,每次翻阅都收获非浅。而且在阅读《华阳国志》的过程中,我常常联想到巴蜀历史上众多的杰出人物,在汉晋时期涌现出的文人雅士中间,如文翁、司马相如、扬雄、严君平、谯周、陈寿等,都对巴蜀的文化教育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而常璩亦是其中一位值得推崇的姣姣者。他们都很了不起,都大笔如椽,很有学问,无论是辞赋或是志书,都引领潮流,泽惠后世。四川有了这些“文宗在蜀”式的杰出人物,当然是可以引为自豪的事情。但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对这些历史上令人景仰的人物,以及他们的学问著述,已经不那么熟悉了。原因是多方面的,随着网络与传媒的快速发展,现代人习惯上网,而花在阅读上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科学与技术的进步当然是好事,因为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但时代的浮躁,传统的颠覆,人文精神的流失,价值观念的异化,也是值得警惕和深思的一件事情。阅读对于一个时代来说,其实是很重要的一种风气。不读书的年代,无论多么热闹或者繁华,也是不足取的。阅读对于一个人来说,也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习惯。人可以选择各种不同的方式活着,不读书当然也可以活着,但如果喜欢阅读和经常阅读,精神便多了一份滋润,生命也就因此而多了一份光彩。可见阅读不仅仅是一个值得赞扬和提倡的习惯,更是一种使人终身受益的享受。所以享受阅读是一种智慧,更是应该大力弘扬的风气和传统。现在提倡讲国学,也就是提倡阅读的一种说法。要了解国学,首先就是应该从阅读开始的。而阅读四川历史上的重要典籍,《华阳国志》便是最值得推选的一部。

      在阅读《华阳国志》的过程中,还使我经常联想到前辈学者们的研究。四川著名学者孟文通先生、徐中舒先生、任乃强先生等,都非常重视《华阳国志》的价值。在他们的著述中,经常引用《华阳国志》的有关记载,作为研究巴蜀历史文化的重要参考。任乃强先生还撰写了《华阳国志校补图注》,对《华阳国志》作了精深的校释。徐中舒先生则将巴蜀地区的考古发现同《华阳国志》的文献记载相互参照,在巴蜀史研究领域开创了一代新风。现在,采取多学科结合的方法,对四川古代历史文化进行多方面的深入探讨,已越来越成为当代学者们的一种共识。随着考古发现的增多,我们对曾经云遮雾绕使人迷茫的古蜀时代已有了更多的了解。这些考古发现对《华阳国志》的有关记载,也提供了很好的佐证。正因为有了这些考古发现——特别是近年来大量的考古新发现,使我们有了更加开阔的学术视野,对《华阳国志》的记载也有了许多新的解读。而采用深入浅出的方法,来介绍一下这些新的解读,也是非常引人入胜的一件事情。

    《〈华阳国志〉故事新解》便是因此而撰写的一部书稿,由数十篇系列文章组成。每篇文章还配用了一些图片,有人文与名胜古迹,也有地理与山川形貌,增添了篇章的趣味性与观赏性,以达到图文并茂的效果。

                                      (《〈华阳国志〉故事新解》,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作者单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

book_foot.jpg